(●°u°●)​ 」

同人文儿合理请看置顶!超蝙,盾冬,贾尼,绿红,EC,贱虫,kontim,jaydick都有吃!
脑洞太多,能力太差!写着开心就好,我控几不住我记几呀!(╯°Д°)╯
写得不好还请包涵(._.)

(超蝙)我们结婚了 04

超蝙,ooc,私设无能力谈恋爱。

030201


4、


自从上次的道歉约会后,克拉克就只在新闻中见过几次布鲁斯的影子。就像约定好的那样,哥谭的花花公子身边没有了美女的陪伴,取而代之的是紧追不舍的记者们想要套出一些和克拉克有关的消息。面对媒体的轰炸布鲁斯没有定言,他只是摆出微笑,引起众人对他们之间关系的更多遐想。

这很好,布鲁斯重视他们的约定,一个好的开端。但这并不说明他会接受克拉克私下的联系。布鲁斯曾多次强调过:他们只是工作关系。

于是给布鲁斯发私人短信就成为了一个,to be or not to be, 一样的问题。

联络的信息就在如此的纠结之中一拖再拖,仿佛两人的联系只剩那点儿电视中装出来的亲密。


从小山般的稿件中出爬出来喘口气,克拉克才抽空查看他快被填满的邮箱。撑着酸痛的双眼删掉所有广告垃圾,熟悉的标题总算是唤回他一点精神。


主题:《我们结婚了》第二次见面流程

肯特先生您好,

这周的约会主题为:情侣手工制作。您的可选择范围很广,只要是两人一起完成的都可以纳入选择范围。请您提前和您的伴侣进行协商,最终决定发送回邮件,集体时间和地点将由节目组协调制定。

您真诚的,我们结婚了节目组。


终于,克拉克不得不给布鲁斯发短信了。

『晚上好韦恩先生。我是克拉克肯特。关于这周的拍摄,我们需要商讨一下。』

捏着那台小小的手机又修改了几个词之后,他郑重的按下了发送键。在他看来,等待布鲁斯主动联系看起来是个更不切实的选项。克拉克并不认为在总裁繁忙的公务后还会记得自己这位“合同工”。

剩下的就是等待。没想到给一位男士发信息也会有这种焦灼的心情,每10秒钟克拉克就要瞟一眼手机屏幕,每隔一分钟他就检查信号。

就在他好不容易说服自己放轻松的时候,突然的来电吓得克拉克差点将手机扔了出去。


“抱歉,刚才有些忙。什么事?”

熟悉的男声在耳边响起,是布鲁斯的声音。克拉克就像触电般立刻坐直,紧张得在布鲁斯看不见的地方恭恭敬敬的回应起来。

“韦恩先生,是关于后天的拍摄,现在需要决定一下我们两人要做的手工艺品。”

“什么手工艺品?”

“剧组的邮件。你没收到?”

“之前没来得及查看,你等一下……”几下点击鼠标的声音之后,克拉克听见轻轻的叹息,“好吧,那你想做什么?”

“我还没有什么好想法。一般来说,陶器?”


我就知道你要说陶器。

布鲁斯放下手中的甜饼,对着发光的手机屏幕撇撇嘴。他可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湿凉的陶泥沾得满身都是,更不用说那些东西还会残留在指甲缝中难以清理......况且,奥利弗一定早就定下了这个主题好和他的小鸟亲亲密密。


“人鬼情未了?想不到你还挺浪漫的。只可惜全世界的情侣都会选择这个没新意的计划,换个花样吧。”

“那,编织品?情侣手环制作?”

“我还不知道你的内心是这么...细腻。”

“那你有什么好提议?”

总裁转了转眼睛,看着酒柜中造型各异的玻璃杯。“你喜欢玻璃制品吗?”


——————————————————————————————————


第二次的节目准备比之前顺利得多。一旦熟悉了工作流程,一切都变得简单起来。聚光灯前,简短的打过招呼,两人穿戴好防护镜,听着指导工匠的指挥解说。


克拉克看着工匠轻而易举的就让一团炽热的玻璃变成了造型艺术,期待之外还是不安更盛。他倾身凑近身边的人,用手肘轻轻碰了碰布鲁斯的小臂。

“这个你有过经验吗?” 

“没有,但这看起来挺好玩儿。”布鲁斯饶有兴趣的记录着工序,也没忘记在镜头前要往克拉克身边靠靠,“别担心,什么样我都会收下的。”

“嗯……”

从身边的传来的安抚让克拉克的紧张不减反增,但比布鲁斯贴近的身体,他还面临着更大的问题:他们要分开进行制作。这是布鲁斯的主意,他用想要让彼此的礼物更有神秘感这种理由说服了节目组。

奇怪的要求结合上第一天见面的态度,克拉克立刻联想到最近正火的网络流言:布鲁斯对他闭口不谈是因为讨厌他。如果这样的情况下再做出奇形怪状的作品,可能就算是布鲁斯韦恩也想换人组队了吧。这么想着,他垂头丧气的走到另一边的玻璃制作区,跟着工匠学习起来。


看着走远的人,布鲁斯松一口气。

这个一时兴起的选择看起来不难,但我们十项全能的总裁也没有第一次就成功的把握。让小记者见证自己的失败并作为日后嘲笑的把柄?绝对不行。分开行动就能在克拉克有空闲来观摩之前完成,再拿出最好的一次作品,然后威逼节目组剪掉不好的录影。对,就是这样完美的计划。


五分钟之后,完美的计划就被布鲁斯抛之于脑后。

他的第一个作品在临近工作台的冰水桶中完美的浸泡着——凝固的玻璃滴。

布鲁斯·韦恩的吹玻璃事业,就这样出师未捷。


反观克拉克这边则顺利的多。他按照指导缓慢吹气,那团火红的玻璃像小气球一样膨胀起来,变成椭圆形,再继续膨胀。工匠满意的点点头,一边用喷火枪帮助玻璃维持温度,一边指导他用工具塑形。

这不公平。

布鲁斯向旁边偷瞄了一眼,再看回面前趴成一团的第3个失败品。难道一会儿自己要送给克拉克一堆玻璃片吗?

“韦恩先生,你吹气需要再缓慢些。”

“好的好的…”心急的布鲁斯赶紧回归到自己的任务之中......然后第四个走形的作品出现了。


克拉克也在此时遇到瓶颈。

吹制的部分他做的很好,但塑形对他来说才是真正的困难。他想做一只猫,高贵机敏的象征。就像布鲁斯一样,虽然有时难以靠近,但对人又有强烈的吸引力。可真正实施起来可算得上困难重重。

首先,他根本就无法让这不听话的炽热玻璃浆分化成头,身子,尾巴三部分,不论他如何小心翼翼,高温的圆球狡猾的在他手中转动,偏不按照他的意思变化。于是克拉克退而求其次。一个猫咪的头也是可以的。

让我们先捏耳朵,嗯....有点短,没关系。然后是胡子,哦!不不不,周边别跟着一起突出来!天啊!为什么变成了一个倒三角形!还有抢救的余地...我或许可以...继续...


几个小时的制作过程拍摄就在大家的忙碌之中结束。终于到了让人期待的让人期待的互赠礼物环节

镜头拉近到休息区谈笑的两人。肩并肩闲聊最近的工作和琐事,温馨甜蜜的气氛在背景音乐的衬托下让人羡慕。

“布鲁斯,这是.....呃,一个蝙蝠形状的摆件,工匠师傅帮了很多,但还是可以算作是我的作品。”

布鲁斯接过光滑的有着圆弧形肚子的黑色玻璃蝙蝠,心里暗暗紧张起来。

克拉克是怎么把这个做的这么可爱?那个短短的小耳朵和平直的蝙蝠翅膀,黑色的玻璃隐隐约约透过光,甚至没有一个气泡在其中......没关系,他不会看出来的,不会的,应该。

布鲁斯挺起胸膛给自己做足了气势。他放好克拉克的小蝙蝠,从背后拿出包装好的礼品盒,双手递过去。

“这是给你的......虽然造型上可能……”

“哇哦……真好看。”

出乎意料的称赞让布鲁斯眩晕了半秒,他清了清嗓子定神,像模像样地讲解起来:“这...这是鲁珀特之泪。17 世纪德国鲁珀特亲王曾将此作为礼物送给献给英格兰的查理二世。水滴部分十分坚硬,但你要小心保管,细端端不要施加压力,不然它会整个炸开。”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克拉克盯着这份刚得到的艺术品,一颗晶莹的水滴形玻璃在黑色天鹅绒背景的衬托下像是闪着光。他轻轻摸了摸水滴部分,托着盒子看了又看,仿佛里面是一颗珍贵的水晶。“这真是很棒的礼物。”

“......没什么,挺简单的。”布鲁斯瞥向一边。与自己的努力不成真正比的夸赞让他的内心开始愧疚起来,“今天晚上有时间一起吃饭吗?难得见面……”

“好啊。”克拉克笑着把布鲁斯给他的礼物收回盒子。不动声色的向布鲁斯身边坐近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然后呢?晚餐之后你们做什么了?”

“没什么,我就问了他一些关于这个伯鲁特之泪的事情,前端貌似就和钢化玻璃一样坚硬,但尾巴很脆弱。布鲁斯在玻璃制作上真的很厉害,能做出这个。”

露易丝没理会眼中冒出星星的克拉克,她滑动手机查看论坛上两人最新的消息。

“我看论坛说很多人用这个告白。布鲁特之泪:坚硬的外表,易碎的内心。他该不会其实想……”

“停。你知道我们两个是怎么回事。”

“但也不代表就没有机会改变一下。毕竟我们克拉克善良又正直,而且摘下眼镜还挺帅。”露易丝抬头凑近他的脸前,用她漂亮的眼睛仔细盯着克拉克,“你脸红的样子真是.....哈哈哈哈哈...”

“…露易丝…别调侃我…”

“好了好了。现在我们来谈谈稿子。”

“那我们还是聊布鲁斯吧……”


在遥远的哥谭市,韦恩庄园也正被震天的大笑声笼罩....

“哈哈哈哈!”奥利弗正抱着肚子在沙发上打滚,他的腹肌都开始因此抽痛。

“奥利,停下。”

“我哈哈哈,我停不下来,哈,你真的就把那个送给他了?哈哈哈......”

布鲁斯看着似乎傻了的人,翻个白眼。

“呼...然后你还为了补偿请他吃饭?”看起来奥利弗终于是笑累了,他揉着肚子,轻轻喘气,但这都没能阻止他调侃好兄弟。“结果一整顿饭他都在说你这个’鲁珀特之泪’,你害人不浅啊布鲁斯哈哈哈哈咳咳咳….”

布鲁斯假装帮忙,用足力气拍了几下奥利弗的后背,在后者大叫的挣扎后才肯收手,眼神盯回桌上的玻璃蝙蝠。

“不过说真的,”奥利坐起来,整了整衣领,拿起那个玻璃摆件对着吊灯欣赏起来,“你这小记者做玻璃的手艺还不错。完败啊兄弟!”

“你去试试,这根本不容易。”布鲁斯一把夺回蝙蝠,小心翼翼的放回桌上。

“我才不要试什么玻璃,和黛娜一起做陶土更有趣。人鬼情未了那段,你懂的。”

“然后你做了个歪歪扭扭的盘子。”

“重要的是过程。”

“并且画了一坨黄色的不可形容在上面。”

“嘿!我画的是金丝雀!那可是我的心意!”

“你的心意真朴实。”

“等等等等…我们不是在说你的事吗?不是要商讨怎么补偿你的小记者?”

“我不相信你的审美,以及你的点子。”

“这两件事毫无相关。我的审美好极了,比如,我觉得你的记者其实长的还不错。”

布鲁斯突然转头,戒备的盯着刚松一口气的人:“放下那块甜饼。”

“你是在生气我吃了你的甜饼,还是怕我……唔唔!救命啊!阿尔弗…唔!”

tbc。

评论(5)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