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

同人文儿合理请看置顶!超蝙,盾冬,贾尼,绿红,EC,贱虫,kontim,jaydick都有吃!
脑洞太多,能力太差!写着开心就好,我控几不住我记几呀!(╯°Д°)╯
写得不好还请包涵(._.)

如何拒绝一名仿生人7(加/盖文x雷夫)

654321

耶利哥解放了,全世界都很开心,除了我们的加文警官。

加文:仿生人真是……麻烦……

ooc,脑洞自high用


这个拥抱漫长到加文的手臂都开始酸麻,仿生人才总算出了声。

“加文会一直陪着雷夫吗?”棕色的眼睛向上看着他。设计人员到底是按照什么人的模型作出这样以假乱真的眼神?

“如果你需要……”加文听见自己说,“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你知道的,人类有寿命的期限。”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给予这种本应给他未婚妻(如果他有的话)的承诺,但那些字符就这么从他嘴里滑出来了。这算是欺骗仿生人吗?如果是为了让雷夫稳定的话,也许勉强可以看作是善意的谎言。

雷夫也许是为寿命这一话题感到伤感,也或者只是抱累了,他从加文的怀抱中慢慢出来,坐直了自己。记忆芯片已经牢牢的在他的核心刻画下这个怀抱的温度。可加文不知道这一切,他只是揉着有些僵硬的手臂,笑呵呵的看着稳定的仿生人。去他的审核。他们没有权利界定雷夫是否幸福,这个仿生人根本离不开自己!你看,他仍旧需要自己怀抱才能稳定!

“下次再这么抱我可要收费了。”加文笑着打趣,即便他知道仿生人并不一定能听懂。

“可…雷夫什么都没有…”雷夫果然慌张起来,他摸了摸空荡的衣兜,皱着眉头看加文。他是认真在考虑如何支付的问题,他已尽欠加文太多了。

“我在跟你在玩笑,这也是人类语言艺术的一种。”不得不说,逗弄雷夫总是能让他心情好,这个单纯的仿生人慌张起来真的有点…可爱。

“雷夫有这个!”兴奋的声音让加文把前倾了一半的身子又靠回沙发里。他转过头,仿生人正兴冲冲的捧着一朵小花看着他。“雷夫把它摘下来了,因为它不是那么完美,可扔掉又很可怜…雷夫就…给你。”金黄的波斯菊并不完整,右侧发育不均的花瓣褶皱着,已经有些蜷缩了,就连花蕊也稀稀疏疏。它的确不完整,但这并不妨碍它作为一朵美丽的鲜花绽放。加文从那双手里小心的接过,把花轻轻的插在自己胸前的衬衫衣兜。“我收下了。”他的仿生人笑了。夕阳正从落地窗照进来,窗外的花朵、夕阳的光辉还有雷夫金色的发丝突然映得他有些睁不开眼。加文不知怎的向仿生人靠了过去。“我…”在他解释自己的行为之前,他亲吻上了仿生人的嘴唇。即便他的大脑不停的告诉自己这只是硅胶和机械制造的人形模具,但是他无法否认从唇边传来的柔软的触感。还有雷夫呼气时淡淡的气息吹在自己的脸颊,更别说他柔顺的发丝划过指尖的感觉。

该死的,他似乎停不下来了。


加文找了个借口溜回房间里。在检查了三次锁好门之后,他把自己埋进软枕中无声的大叫了十五秒。

他真是太糟糕了!他竟然对毫无防备的仿生人出手了!就算自己再不走桃花运,再没有性/生活,他也不能对雷夫…仿生人是那么信任自己!加文一边疯狂地在床上打滚,一边斥责自己的不良行为。突然,他想起来什么,立刻坐直摸遍全身和床铺寻找——还好他的花朵掉在了床边,没有被着一系列的疯癫行为给碾碎。加文捡起来那朵花,翻出来自己的工作笔记,把它夹了在最后一页。

“加文?还好吗?”他的仿生人在门外询问着。不是来问罪或者追究,就只是关心他。加文的罪恶感更重,就仿佛自己刚拔下了一片天使翅膀的羽毛一样。但他不能让不稳定的仿生人担心自己,他是他们两个之中更有理智的那一个。于是年轻的警探用一分钟整理好了发型和凌乱的床铺(也就是用被子掩盖一切),然后潇洒的倚在门框上,为仿生人打开门。“嘿!我的小可爱,有什么可以为你做的?”

“加文…真没事儿吗?”

“我?我好得很!”他挤着门缝走出来,一点儿也不想让仿生人看到里面乱成一团的样子,“我当然没事啦!哈哈哈!”这种干笑声换作是康纳听见,他绝对会被一大套损人词语怼到再也说不出话来,但是雷夫则欣然接受了这个。“那就好。你在上面很久了,雷夫有些担心…是不是又做错了…”

“当然不是!不是你,是我自己的问题。”他没办法向雷夫解释亲吻对于人类来说的意义,这太尴尬了。何况刚才也并不是有意为之,只是光线、温度、距离等等等等的众多因素同时作用,造成了情不自......“咳。我们下去吧,可饿坏我了。”

“雷夫学会了新菜,加文要试试吗?”他的小仿生人身着手跃跃欲试的样子真让人想给他抱起来.....!我他妈疯了吗?看着雷夫在厨房忙活的背影,加文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我听说了,没通过?”给康纳支走后,汉克总算是能够关心一下自己下属的生活问题。他绕到加文的办公区,悠闲的喝咖啡看着愁眉苦脸的人。他根本就没觉得加文这个臭脾气能一次通过,他会收留仿生人都可以算是一个奇迹。

“没。”加文没好气的狠狠咬一口甜甜圈,“那个女人摆明了刁难我!她还跟雷夫窃窃私语说我的坏话!你能相信吗?这可是检察人员!竟然引导雷夫作出相反的判断?她肯定知道雷夫不稳定,早就设计好了要我不通过。”

“耶利哥不至于用这种手段,他们想要和平。”汉克幽幽的说,他很久没看见加文这么生气了。

“狗屁。你是没看见那女人看我的眼神,就好像我对雷夫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那你做了吗?”

“有一次我…啊?我怎么可能做呢!”

“可你刚才…”

“没!有!”加文气得捏碎了手里剩下的半个甜甜圈,汉克看得都心痛。“你说没有就是没有了。”他从盒子里剩下的高热量食物中抢救了一个放进自己嘴里。“那还愁什么?”

“副警长。”加文的声音变得低沉又稳重,这让他的问题听起来特别有深度,“你说灵魂是什么?”

“咳!咳咳咳!”可怜的汉克一口水没咽下去,还好他记得扭头没喷得加文一身。两个人手忙脚乱的收拾办公桌。“今天你又是哲学家了?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平复了呼吸的汉克还打算继续话题。

“那仿生人说我没接受雷夫的灵魂。人类灵魂说我都不信,还仿生人的灵魂?你说她是不是找茬?”

“那你觉得灵魂是什么?”汉克把纸巾收起来,想要做知心上司,认真地探讨。

“不过是脆弱人类自命不凡地期待超自然现象的说辞。”

“那对于爱情是灵魂的碰撞呢?”

“副警长你每天都看些什么?”突然提到爱情二字让加文打了个激灵。

“哦,我看得可多了。你都想象不到。”汉克到不以为然,他还挺期待得到个回答。

“好吧。我觉得只是肾上腺素作祟。特定的时间和环境会导致人体作出反应。”

“所以你打光棍完全是自身问题。有哪个女孩儿能看上你这么没有浪漫细胞的警察。”

“嘿!拒绝人身攻击!回到主题好吗!”

“那他们呢?”汉克咂咂嘴,看着远处向自己挥手的仿生人。“他们没有肾上腺素那玩意,中枢神经也不过是一堆数据线。”

“可是...”加文说不出来。他本以为仿生人觉醒是个超现实的事情,但这一切正切实的发生在自己身边。他无法否认仿生人有属于自己的人格、性格、情绪,但他也没能说服自己完全接受这种异常显现。就像他知道雷夫的一切行动有预先设计,但那些动作是否是他自己意志做出的要如何判断呢?

“有时候,科学解释不了一切。”汉克揉了一把加文的头发。“没什么好想的,按照你觉得对的去做就行了。”

加文难得的没讽刺康纳,他听见康纳向副警长询问自己身体是不是出了问题。

“真是麻烦的安卓……”手下他已经掏出来那本工作笔记,最后一页金黄色的干花仍盛开着。

tbc。


这两天好忙,趁着想写的时候赶紧写点儿,更新时间要不定了...等八月就好了!拥抱大家。


评论(11)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