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

同人文儿合理请看置顶!超蝙,盾冬,贾尼,绿红,EC,贱虫,kontim,jaydick都有吃!
脑洞太多,能力太差!写着开心就好,我控几不住我记几呀!(╯°Д°)╯
写得不好还请包涵(._.)

如何拒绝一名仿生人6(加/盖文x雷夫)

54321

耶利哥解放了,全世界都很开心,除了我们的加文警官。

加文:仿生人检察员什么玩意!

ooc,脑洞自high用


这天终于到了。加文和雷夫不安地跟着审查人员在屋子里转了两圈,终于是到了访谈阶段。那位仿生人女性看起来并不和蔼,虽说仿生人大部分没有表情的时候都是面无表情的模型,但冷漠的样子还是让加文着实捏了把汗。相比之下另一位人类就温柔多了,他细心的询问加文和仿生人同居的情况,并随着加文去参观了他们漂亮的小花园。

坐在院子里的加文应和着例行问题,眼神时不时飘向客厅内“交谈”的两位仿生人:他们手部解除了皮肤映像,以机械裸露的样子握在一起。不知怎么,加文感觉十分不爽,尤其是他看见女性仿生人的led灯转了两圈之后变成黄色,同时脸上泛起了红晕和微笑。仿生人的功能太齐全了!他的雷夫可不需要这样的附属功能。加文看不见背对自己的雷夫的表情,只能在心里暗暗叫嚣,想着雷夫也许会对这位“女士”突然的示好婉拒。而他面前的调查员因为警官多变的表情,不禁笑出声。这换来了加文的一个瞪眼。

“你们关系确实不错,会通过的。就冲这个花园我也会给你们通过。”

“谢了兄弟,”加文收回眼神,才察觉自己有些失礼。“里面那位…”

“啊,露西是有点严肃了。她本来就是认真负责的性格,你别在意。仿生人和人类在一起很普遍,只要你对雷夫好…”

“那就好。”加文松一口气。雷夫的精神状况还未完全恢复,他一直担心这个无法自理的仿生人要是真不能如愿留下会发生什么。他能否独自在仿生人的国度存活?这样的性格又怎么能找到新的伙伴?

“其实啊,露西被仿生人称作丘比特。经她检查过的家庭十有八九都能确定关系。虽然说现在还没有仿生人和人类成婚的法律,但是耶利哥会由临时政府发出伴侣证明,让…”

“不不不,你等等…伴侣证明?!谁跟谁成婚?”

“你不用害羞。”中年人笑着拍了拍加文的肩膀,“我的妻子也是位仿生人,现在的社会很宽容,性别啊种族啊都不是问题,只要你爱他…”

“停!”加文拉下来那只手放回它主人的膝盖,整张脸的表情拼凑出一个大大的问号。音调也突然拔高了一个八度,好像生怕这位调查员听不见自己的话。“你说谁爱谁?我不爱他!我怎么会爱个仿生人。是他强行要住我家,我只好答应了,而已。我们没关系,我只是收留他。”

“你们没关系?”可男子瞪大了眼睛,加好像没听懂加文说得任何一个字。

“是啊,我们没关系。”加文比划起来,摊开手来加强自己的语气继续解释,“我不过是把他从破房子捡回来,他就跟着我。就这样。所以没有什么情侣,又结婚,还证明?我跟他根本没有关系啊!”

“加文跟雷夫…没关系…?”

声音是从背后传来的。面前的男人没回应加文的话,他的眼神在加文和加文身后来回徘徊,脸上有些惊讶和难过和...害怕。加文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不,不是…”他缓慢地回头,希望自己刚才只是听错了。但是正如他所想,他的仿生人正站在他的正后方,黄灯闪烁的频率让加文都担心他会憋了灯丝。“我不是那个意思,雷夫,我只是说…”

“你不用说了。”女仿生人看起来比刚才更冷酷了。她一步迈到两人之间,左手搂着雷夫的肩膀示意安抚,另一只手在她的微型小平板上敲敲打打。“不合格。”

“啊?你开什么玩笑?!”看到雷夫失望眼神的一刹那,加文的怒火突然就上来了,“我家符合你们要求的每一个条件!舒适的住所、自由的环境、仿生人幸福度也达标。你故意的吗?看不得你同胞比你过得好?!”

“仿生人幸福指数不合格。”

“不可能!我从来没让他做违背意愿的事情,甚至给了他个花园!”

“但你还是不认同他有独立灵魂,我说的对吗先生?”

“你什么意思?”

“人类的幸福是仅仅有个住所就能获得的吗?如果不是,那么仿生人的感情也没那么廉价。”

“廉价?!我花了几个月工资修复他,没人比我更知道他的昂贵了。”

女性仿生人似乎无意再争执下去,她不再理会加文在背后的大喊大叫,转过来对着雷夫有说了些什么。雷夫缓缓点了点头,眼神更黯淡了。

“你说什么了!你别想挑拨我们关系!”

“我是告诉雷夫如果起诉你可以找我。”叫露西的仿生人给了另一位人类一个眼神,两个人准备离开,“一周后我们会再来。如果你仍不能正确的对待雷夫,我们就会帮他去耶利哥安家落户。”露西紧紧盯了加文几秒,看得他直发毛。

“胡扯。我要投诉你们!”

“结果不会改变,你不如先对雷夫好点。”冷漠的仿生人先出了门,男人又安慰了加文几句才跟了出去。


“这都什么人?!耶利哥就派这种系统有问题的仿生人来检查吗?她从哪儿看出来你不幸福了?”加文气得直喘气,他灌下一整杯凉水,仍旧没散出去心头的怒火。“我对你不好吗?啊?!”

“雷夫…雷夫…的错…都是…雷夫…”他的仿生人可没见过自己生气的样子。那个小可怜安静地坐回到沙发上,眼神飘忽不定,就像是第一天见到加文那样,害怕地有些发抖。

“老天…我这是在干什么…”他扔下杯子,怒火在他看见雷夫闪躲的眼神时全都消失了。“抱歉,雷夫。我吓到你了吗?”他一边说着,一边坐到仿生人身边。雷夫没有像以前一样靠过来寻求他的温度来安抚自己,而是保持着距离,像是要把自己尽量藏起来不引人注意。“你想留下来,对吗?”

“…雷夫想留下来…”加文主动的握起雷夫颤抖的手。他的恒温系统已经修好了,但手却是冰凉。

“我不知道那位崔西、卢西,管他什么西,跟你说了什么。她不能让你做你不愿意的事。”他攥着那只手,想要把它捂热,“你信任我吗?”他追着雷夫的眼神,直到对方也直视自己轻轻的点头。“那我不会让他们带走你的。”加文承诺着,“你会在这里住下,直到你厌恶我、再也不想住在这里为止。”

“雷夫不会…厌恶…”

“我知道。”加文轻轻搂住雷夫被女性仿生人碰过的那边肩膀,把他往自己怀里带。拥抱一直都是安抚雷夫的一个好方式。“抱歉我刚才那么生气。我只是没想到会不通过,毕竟我们做得这么好了。”

“但是,加文说和雷夫没关系…”

“啊…那是因为,”加文梗了一下,最终决定说真话。“他们突然说什么结婚…”

“结…结…结…”

“雷夫?”怀里的仿生人就像卡带了一样,反复念叨着单词的第一个音节,而慌张的加文只会把人抱得更紧,抚摸他的后背。“你冷静点,慢慢说。”

雷夫再不出声了。他埋在加文的肩窝里,感觉面部组织的散热系统仿佛失灵…


tbc。

评论(7)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