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

同人文儿合理请看置顶!超蝙,盾冬,贾尼,绿红,EC,贱虫,kontim,jaydick都有吃!
脑洞太多,能力太差!写着开心就好,我控几不住我记几呀!(╯°Д°)╯
写得不好还请包涵(._.)

(超蝙)The Superman Show 7

楚门的世界AU。超蝙,ooc,两人是又不是超级英雄(?)把各种人都拉来打酱油

本期:迪克宝贝出动!xxx


七、


克拉克正坐在韦恩庄园的大厅里。

阿尔弗雷德细心包扎过的肩膀还散发着淡淡的酒精味,但伤口的疼痛已经消失,换成了药膏的酥麻感。同样受到精心照顾的还有胸口的撞伤和手腕的掐痕,老管家去准备午饭时布鲁斯亲自接过了涂药这项任务。

“疼?”克拉克向后瑟缩的手让布鲁斯以为是疼痛作用,他用尽可能轻柔的手法拂过伤口。

克拉克摇摇头,用轻咳掩盖过差点由轻抚带来的瘙痒而引出的笑声。布鲁斯错过了超人憋笑的脸——他正专注于克拉克的伤口。手腕上的指印已经变成了浅浅的淤青,几处指甲划痕也已经结痂,留下一道道暗红色的血印。这都是他的错误带来的伤口,布鲁斯这么认为着。所以他比什么时候都更加细心,如果可能的话,他甚至想把克拉克就这么关在韦恩庄园,直到这些该死的痕迹都从他的身上消失。但他什么都做不到,只能为超人涂抹些缓解的药膏。真是个无用的角色不是吗?

克拉克的注意力逐渐转移向面前人纤长的睫毛。布鲁斯一直都让他感到神奇的吸引力,而这种感觉他对身边任何人都未曾有过,他想要陪着布鲁斯。对刚认识不久的朋友产生好奇是很自然的,多数时候克拉克会主动谈话来增进彼此的了解。可对于布鲁斯,即使一言不发,克拉克也感觉不到尴尬,他只觉得安心,只要布鲁斯安全的在他视野之内就足矣让他觉得安稳。布鲁斯沉默地完成了任务,他放下手里的东西,抬起头来,却撞上了克拉克傻气的笑脸:“如果今天我没叫你来,你就打算带着那样的胳膊去超人雕像的落成仪式?”

“应该是。”克拉克歪歪头,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这不是第一次受伤,从他的超能力刚出现他就时常为了练习挂彩,通常玛莎会帮他收拾好这些伤口,好在氪星人的皮肤没留下任何伤痕。等到大都会的时候,他已经是钢铁之躯,无需再担心伤害。而就算真的受伤(就像上次被击中),自己也会在黄太阳光下极速恢复。所以,是的,他本打算换一套没有血迹的新制服,手腕上的残留的指印也会被遮盖住,没人会察觉到。

可敷衍的答案却是在给布鲁斯的担心火上浇油。克拉克根本毫不重视自己的伤势,他一直都以为自己是可以为全人类遮风挡雨的超人,却从未察觉自己身体有多脆弱。节目组制造的假象是成功的,甚至是完美的,而布鲁斯就在这可怕的假象里看着克拉克往灾难里跳!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克拉克盯了一会儿。克拉克忙着注视那双突然看过来的湛蓝的双眼,没注意方才还温柔的手已经伸向自己刚消炎的肩膀,紧接着是让克拉克尖叫的用力一拍:“布鲁斯!”克拉克差点儿从座椅上弹起来,护着自己的肩膀躲开,瞪回“罪恶之手”的主人。

“还疼吗?”

“当然了!”

“那你现在该明白自己不应该插手哥谭的案件。”

“但我救了你。”克拉克丝毫不示弱。

“蝙蝠侠从不需要救助。”蓝眼睛里添加了一点血色,愤怒让布鲁斯的声音都有些嘶哑,“尤其是像你这样没脑子的外星人,你差点把自己也赔进去!”他紧紧攥着拳头,指甲轻微的嵌进肉里带来了隐约的痛感,但他现在需要这份疼痛。甚至这份疼痛还不够,他应该受到惩罚。惩罚他的自私,惩罚他的欺骗,惩罚即使在共同经历生死之后,自己仍旧无法说出真相。布鲁斯不想失去他,他也不能让克拉克再失去重要的朋友,还可能是他唯一真正的朋友…所以他不敢。他不敢破坏克拉克的世界,他不能做任何出格的事,如果他还想再见克拉克的话。

克拉克像是被布鲁斯的爆发震慑住了,他深吸气消化着那一长串的指责…自责。“小丑已经疯了,你不知道他会那么做。”他向布鲁斯靠过来,用自己的手包裹住布鲁斯的拳头。白色绷带在布鲁斯的手腕上格外扎眼,克拉克生气自己为什么没有治愈能力能来消除这些可恶的伤疤。可他不能和布鲁斯同一时间爆发情绪,这件事已经结束了,他们能做的就是治好伤,然后继续守护世界——超级英雄日常。于是克拉克用上轻松的语气,“不过哥谭的罪犯还真的有点棘手,你以前是怎么独自压制住他们的?”

“小丑屏蔽了你的能力…他也许打算…毁了你。”布鲁斯没有回答也没有松手,反而将拳头攥得更紧。昨夜的噩梦还历历在目,就在他和克拉克一同下坠之时他才意识到死亡近在咫尺。尤其是对于克拉克,这位科技造就的“外星英雄”来说,一项技术,甚至是一个零件的差错,这位全美乃至全球的电视英雄就会像被拆了翅膀的天使,坠入另一个世界。

克拉克不知道布鲁斯的担心,他只怕布鲁斯伤到自己,他不想再让那双手多出任何的伤痕。所以他不得不拉过来绷紧的手,抚摸微颤的手指,引他放开,“我当然知道。”他轻轻捏了捏手心里的手,“但你身处危险,我总不能掉头就走。你不是也为了我在彻查哥谭氪石情况吗?为朋友付出很正常。”

布鲁斯又一次亲眼看见了超人的招牌温暖笑容,他总能让放松布鲁斯绷紧的神经,就好像超人真的是救世主一样。布鲁斯知道他不是,但他的手仍旧不自觉地松开,握住温暖的另一双手。“…谢谢…”    嘴唇微微动了动,布鲁斯含糊的道谢,指尖被摩挲被抚得发痒。“克拉克,”他已经平复了情绪,超人就是用这种魔力,“我欠你一次,你可以开始想要什么了。”

“不是两次?你反悔的技术就像你的体术一样高明。”

“你是超人的时候也和你当记者的时候一样巧舌如簧。”

“那只是职业病,而且对于韦恩先生这种善于绕开话题的受访者,我当然要竭尽全力。”

“哦,所以现在我是你的摇钱树了吗?记者先生?”

“您一直都是,韦恩先生。下次的采访还要麻烦您了。”

“采访?露易丝不是已经回去写新闻了吗?’大都会英雄舍身营救哥谭富豪’。肯定是头条,你赢不了的。”

“但我可以拿到超人专访,你得相信我的新闻能力。”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的新闻能力是靠着写自传提升的。”


“韦恩先生,您新的蝙蝠衣已经…”刚走进客厅的迪克还没搞清状况,面前正谈笑的成年人齐刷刷转向他吓得他手中的衣物掉了一地。“韦、韦恩先生…”直到耳麦都快吵聋了他的耳朵他才敢确定自己看到了什么。摄影师的斥责还未停止,可怜的男孩站在原地开始颤抖。

克拉克一头雾水,他看看迪克,又看看布鲁斯,找不出是什么把男孩儿吓成这样。布鲁斯没有责怪的意思,他走过去揽住男孩儿的肩膀,轻声安抚了几句,随后搂着他把他带到克拉克面前。迪克有意要逃脱,但是浑身发软的他现在只能依靠布鲁斯的演技来掩盖自己的错误了。

“克拉克,你还没见过我的养子,这是迪克,迪克·格雷森。”

克拉克了然的笑了笑,“你好,迪克,我是克拉克·肯特。星球日报的记者。布鲁斯的朋友。”他还故意瞟了一眼布鲁斯,对方对这种幼稚的行为并不予理会。

“你好…肯特先生。”男孩仿佛松了口气,勉强挤出微笑,但还是紧张到额头冒汗。他向克拉克深深一鞠躬,从布鲁斯的怀里跑出来,捡起衣服就跑出了房间。“韦恩先生,我过会儿再来!”

“我做错什么了吗?”

“他有点害羞,”布鲁斯解释道,“毕竟你是他最喜欢的英雄。”

“他知道…?哦,他拿着你的战衣,看起来是个挺不错的助手。”

布鲁斯很高兴他不用再进一步编故事,克拉克的想象力足以自己填补迪克的身份。他看了下时间,下一段剧情应该已经准备好,他不能把克拉克继续留在自己身边了,他不能总和决定人物命运的编剧对着来(当然,克拉克自己来找他并不能算他的问题)。“我想你该动身了,超人可不能迟到,尤其是在他自己的雕塑落成典礼。”

“相信我,这一点儿都不有趣,可公关的表面功夫还是不得不做。”他又轻轻的握了握布鲁斯的手,“我会回来找你的,在我想到我的奖励之后。”

“随时恭候。”

——————————————


当红色披风的身影从天空缓缓落下,早就聚集的人群就如期望的那样爆发出赞叹和崇拜的欢呼。克拉克做出超人应有的回应:他微笑,向人群挥手,最终降落在刚刚发言结束的市长身边。闪光灯照得他有些眩晕,快门的声音比海浪更汹涌——这正是群众演员获得片场照的好机会,谁都想多来两张留存或者专卖,也正是这样,大都会的居民看起来对超人永远都这么狂热。拍摄狂潮平息之后,克拉克才从人群之中捕捉到自己好友的身影,露易丝正拿着笔记本记录,吉米也激动的向他挥手。克拉克对着那个方向轻轻点头,确保吉米拍到最棒的头条配图,随后走到还盖着红绸的雕塑边,和市长一人一角拎起覆盖的布料。

“三、二、一!”

在人群的倒数和声下,两人轻轻一拉,高大的超人雕塑就这样揭开了面纱,伫立在公园中心。微微飘起的披风让雕像看起来威风凛凛,插着腰的超人气势汹汹,自信又阳光的笑容在金属色彩下更加闪耀。它就象每一个超人雕塑一样,还原了这位英雄的崇高和英勇。欢呼声更大了。人们的关注点都聚集在超人和雕塑身上,期待他们的英雄再做些什么引人注意的举动。但超人没像他往常一样接受采访。克拉克礼貌地向市长表达了感谢,在记者簇拥过来之前飞出人们的视线。

身上的伤还没好,他不能在众多的镜头前冒险暴露自己受伤的情况,天知道发现超人并非坚不可摧的罪犯们会有怎样疯狂的行动。即使他不想承认,克拉克十分清楚,上次和小丑的战斗掺有运气的成分。他用其他人无法看清的超级速度飞回家,换上克拉克·肯特的衣服,对着镜子小心地确认伤口无碍之后,准备去办公室好好完成自己的“自传式”独家报道。

大都会,他的城市,克拉克每一次飞在这座城市上空都会有一种自豪和满足感,而走在地面的时候他就会有一种踏实的感觉。他并不拥有这个城市,他属于这个城市。

关于超人的新闻他已经驾轻就熟,人们想听的就是英勇地英雄今天如何拯救世界,但克拉克不是只单纯的夸耀自己,他总会在新闻中加上自己对社会问题的见解,并时不时用超人的身份提醒人们做出善良正义之举。按下键盘上最后一个符号,他完成了这篇报道。

布鲁斯要是看到这篇文章登出一定又会嘲笑自己,指出一堆不存在的错误。检查的克拉克不自觉想到他的好友,有些期待他对超人“自传新闻”的评价。

“哥们儿,你傻笑什么呢?”吉米从隔间探出头,八卦地问起来。

“嗯?我笑了?”克拉克自己比吉米更疑惑。一定是因为那个吻。克拉克断定。第一次亲吻男人给自己过深的印象所以布鲁斯才会在他心中挥之不去。可一个吻究竟让这位新朋友在他心里占到了什么地位呢?

他对露易丝是爱情,这毋庸置疑,10年以来(从他们学生时代起)他的心中只有露易丝。她美丽又有能力,正义感也深深的吸引着克拉克。可他们正在渐行渐远,即使乐观的超人也无法欺骗自己,他正和自己的女友经历感情的困难期。这并不是谁的错,克拉克觉得他和露易丝的爱意更像是自然消亡。他还爱着她,但却和以前不同了。他承认这里面有一部分自己的原因,但露易丝的闪躲也无疑是他们感情变质的一个重要影响因素。自从他提出来同居的那天,露易丝的态度就开始改变了。克拉克当然分得出来露易丝的客套话和假笑,到现在他都记得女友眼中闪过的一秒的震惊和恐惧感,嗯,恐惧感,克拉克却怎么也想不出是什么让露易丝感到恐惧。那布鲁斯又为什么对他这么重要?为什么何时何地他总是能想起这位好友?

克拉克洗了把脸,让自己别再像个怀春少年一样满脑子想着自己的好友。

但人群的尖叫比冰凉的水更让他清醒,甚至不需要超级听力他的内心也被这真恐怖的声音震动着,因为这阵骚动就是从星球日报楼下传来的。

——————————————


“阿福,你觉得克拉克怎么样?”

“克拉克少爷是位不错的人,正义又有责任感,很适合做超级英雄。”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布鲁斯发愁的捏着额头,他无法自己做出决定,如此荒唐的事情,他需要有个人认同他,哪怕只有一个人。

“我只知道克拉克是少爷是真心把您当做朋友。”

“但我却在利用他。”

“我不这么认为。” 老管家收起布鲁斯手边空掉的茶杯, “您如果决定了的话…我会支持您的。”

“谢谢,阿福。”

————————————————


“克拉克,明晚有空吗?”

“嘿!布鲁斯。很高兴你打给我但现在可不是个讨论约会的好时候。大都会麻烦有点儿棘手,你有空来帮个忙吗?”

“什么?怎么了?”就算是以超级英雄节目来说这几次危机时间也靠得太近,后台不可能不知道克拉克的伤口还没痊愈,这是个圈套,不然就是幕后人员想要掌控回节目的宣告。

“滋...抱歉,刚才那一击好像打坏了手机,你还在听吗?喂…?我需要...滋滋...”

如果电话都被打坏,克拉克不可能没受到冲击。布鲁斯扔下电话,即刻换上蝙蝠衣。他来不及去化妆间,也没管耳麦里的指挥,甚至没顾上让清理蝙蝠车内室的迪克下车,就这样飞驰向大都会区域。

他早就有感觉,自从自己加入了这个节目,超人的对手就越来越强大,冒险也一次比一次更惊险。节目组当然不会傻到要毁了自己一手捧起来的摇钱树,所以危机向来是为了将克拉克留在大都会的一种手段。而和自己越来越亲近的超人会让他们的控制变的薄弱。依扎扬可以允许自己的节目出现新鲜元素,但永远不会接受任何人改变他对克拉克的安排。

“布鲁斯…”迪克怯生生的说,“这样自主行动的话…我、我们,可能会被开除!”

“如果你被开除了,来韦恩公司工作。”布鲁斯没有丝毫犹豫,“现在,帮我个忙。用你的平板查看一下克拉克的具体位置,他正需要我们。”

迪克还有些发抖,他知道布鲁斯现在是在与整个剧组为敌,危机结束之后,两人的结局可想而知。但布鲁斯坚定的眼神感染着他。眼前的人不在乎什么节目,他唯一在乎的是克拉克·肯特,这个真实存在着的他的伙伴。

“就在前方不远处,靠近星球日报。他们已经毁掉两栋建筑,路况不太好,建议走小路。”迪克快速的点着手中的平板。“顺便,这次的反派是金属人,后台远程遥控金属人,他由氪石核心供能,我猜这会对你有用。”

“做得不错,迪克。”

蝙蝠侠和他的助手飞驰在通向大都会的公路上。


tbc。

评论(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