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

同人文儿合理请看置顶!超蝙,盾冬,贾尼,绿红,EC,贱虫,kontim,jaydick都有吃!
脑洞太多,能力太差!写着开心就好,我控几不住我记几呀!(╯°Д°)╯
写得不好还请包涵(._.)

如何拒绝一名仿生人4(加/盖文x雷夫)

321

耶利哥解放了,全世界都很开心,除了我们的加文警官。

加文:仿生人似乎有点儿毛病...!

ooc,脑洞自high用


经过几日的交流,雷夫和康纳越发亲密起来。他不认识除了加文以外的人类,当然,他也不想去接触他们。而当加文不在的时候,无聊的雷夫就会看看新闻(在和加文同居的日子里他已经开始主动接收外界信息),或者康纳不忙的时候,向这位“更具人性”的同类询问人类的事情。康纳作为耶利哥和人类社会的链接之一,自然是对雷夫知无不言。他希望自己的同胞尽快融入社会,挨过最黑暗时期的大家,现在应该努力的去追寻幸福了。但他的引导传输到雷夫这里似乎有些偏差…

“是、是吗?雷夫不明白、人类男性对其他人类摸头的话是友好吗…?”

“一般是表达喜爱的方式。”康纳冷静的说出自己的分析,“情侣间可能用这种动作表达爱意。”

“那…那…这种行为应该如何…雷夫是想问…对方如何回应…以人类行为来看…”康纳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仅仅是告诉了仿生人人类示好的行为,为何对方的电波就出现大幅度的不稳定震荡。

“如果你是想问人类其他表达爱意的行为的话。”康纳的蓝灯转了转,“通常来说,人类喜欢用肢体接触表示友好。亲吻、拥抱是他们最常使用的方式。”对面沉默了一阵,康纳能感觉到对方的处理器几乎就要超负荷,因为通讯的链接都开始不稳定。“雷夫,你还好吗?”

“雷夫、没事。”

这听起来可不像没事的样子,但仿生人也有保护自己隐私的权利,所以康纳并不准备深究。“有任何事情可以再咨询我。”

“谢谢你,康纳。”


虽然加文最开始就警告过雷夫不要干扰自己的生活,不过说实在的,不用操心家里琐碎事情的感觉太好了。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康纳教给WR600的技能包,就算是,他现在也安然的接受了。雷夫会帮他清理客厅,收拾厨房,整理衣服,也听从自己的条件,从未进入过加文的睡房。虽然还是以第一人称自称,语言功能也越来越流畅了。往常下班就去到酒馆的加文逐渐成为了回家集体的一员,也会时不时跟仿生人分享自己工作的事情。但是他的仿生人似乎介入他的生活太多了…拥抱也许只是他表达友好的方式,朋友间也经常会有这样的问好,仿生人如果有人性的话这么做也稀松平常。拉手是因为雷夫害怕公共场所,人类的温度和支持能给他安定感。但加文怎么也找不到雷夫出门时给自己一个送别吻的理由,也说不清仿生人在沙发上靠得越来越近的距离。不得已之下,他还是挑了个康纳没守着汉克的时间,窜到副警长身边。

“我可以勉强认同仿生人有自我意识,”加文单手摸着自己的后颈,靠在汉克办公室桌边,“但这些动作不是个园丁型机器人会做的事吧?”

汉克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自家的仿生人不知道给那个还处于恢复期的小可怜灌输了什么思想。但康纳绝不会借此捉弄加文,这种格外亲密的行为也是那位WR600自己的选择。说到底,虽然他们都是成年体型,但按照出厂日期来计算也不过都是孩子,顶多算得上是青少年。“加文,虽然我这么说可能有点奇怪,但你有没有想过从青少年心理相关的方面研究一下?”

“那我也不会每天都给父亲一个吻的好吧?!”

汉克为难的抹了把脸。“我说的可不是亲情方面…你再…自己琢磨一下,不行再来找我。”他收拾了一下摊开的文档们,起身重重的拍拍加文的肩膀。

“不是亲情?那朋友也不这样啊?”加文在回家的车里幻想了一下同事对他的脸颊作出亲密举动,不禁打个寒战。收音机今天播放着老歌,爱情主题电影金曲,具有年代性的浪漫音乐不停的灌进他的耳朵。“It’s so easy to fallin' love, It’s so easy to fallin' love…”

“靠…不是吧…”灵光一闪,加文的脑中出现了最可能也最不可能的答案:

仿生人爱上自己了。


额角的灯极速闪烁旋转,雷夫还是无法完全消化康纳给的信息。太多的疑问让机器变得过热,他只好放了一浴缸凉水给自己降温,顺便从冰箱拿了包加文给他买的蓝血袋喝起来。

他从未有过这么清晰的记忆。以前的事情因为过度痛苦,他早将那些恐怖的东西从储存器删掉大半,而后头部的重伤让他的记忆系统断断续续,无法连成完整的事件。所以,和加文在一起的时间可以算是他记忆系统里最完整的部分。可每次他在休眠时重放这几天的经历,处理器总是会产生些异样。起初他以为是自己没让加文生活更好而产生的程序自我否定(愧疚)。而今,加文会对他笑,也会和他聊天,记忆模块中程序运行的违和感却更甚,那天加文摸上自己的头就是机器过热的开端。雷夫搞不清楚这一切是为什么,他只当这是个bug,所以他请教了康纳。在康纳的回答后,他试着用人类的方式回应加文,意外的,这他感觉好多了。每一次拥抱人类,雷夫僵硬的身体就变得更具有自主力;每一次触碰加文的脸颊,那股从机械核心散发出来的热度就会均匀的传送到整个机体,比任何昂贵的能量包更有用。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但加文并没训斥或者拒绝,也许这么做符合他的人类的情感需求。雷夫久这么想着,思考消耗过多的能量,逐渐平稳的系统让他进入休眠状态。


加文差点儿吓死了。真正意义上的吓死。

少量的蓝血洒在浴池边上和瓷砖上,有一些溶在浴池冰凉的水里,而他的仿生人此刻毫无反应的沉在水中。他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敏捷的警官立刻跪到浴池边,一把捞起来水中的仿生人紧张的搂在怀里,同时放掉那冰凉的冷水,抓来毛巾擦拭仿生人的躯体。“雷夫?!雷夫别吓我啊,我知道我对你不够好,你也不至于这样。老天,你快醒醒…”

温度感应器唤醒了仿生人,他慢慢睁开眼,回忆片段里最重要的那个人就在他面前盯着他。突然,身体不自主的动了起来。雷夫感到自己嘴角上翘,双手搂住了对面的热源,紧紧贴上温暖的脸颊。“加文,欢迎回来。”

“欢迎个屁!你这是在搞什么!”加文也顾不得他的仿生人异常的动作和赤裸的身体,直接把人用浴巾裹住抱起来放进房间里。

“雷夫刚才有些过热…”他声音微弱的解释着,思考着人类的怀抱原来感觉是这么好。

“那你应该先联系我,我就知道那老头子没给你修好。”他径直走到房间里,把雷夫放到自己的床上,再仔细的把人擦干。但雷夫却挣扎着要起来,他不应该进到加文的私人空间,更不想把加文的床弄湿。“老实呆着。”但他的人类却用上命令的语气让他躺下,“还过热,你现在都快冻上了。”加文给他盖上被子,他不知道仿生人需不需要这种软绵绵的保温用品,但现在看来盖被子是个好做法。“好点儿吗?”终于歇下来的加文坐在床边,摸了摸雷夫还潮湿的头发,黄光在他手心下闪烁着。

“雷夫感觉…”与程序相违背的bug又开始在体内流窜,可雷夫开始喜欢这个bug了,“很好。”

“再躺一会儿,等完全稳定了再起来。我就在楼下。”加文又掖了掖被子,然后他才反应过来这个动作是多么愚蠢。确认他的问题仿生人似乎没再有奇怪的反应后,他起身轻轻关上门走下去。

雷夫第一次体会棉布团的触感,他现在明白为什么人类会这么需要被子。床上的物品都有着和加文一样的味道,就像他刚才被抱起来时闻到的一样。整理系统的雷夫把康纳的人类行为教学和刚才的经历一一对照,然后他发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人类爱上自己了。

tbc。

评论(10)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