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

同人文儿合理请看置顶!超蝙,盾冬,贾尼,绿红,EC,贱虫,kontim,jaydick都有吃!
脑洞太多,能力太差!写着开心就好,我控几不住我记几呀!(╯°Д°)╯
写得不好还请包涵(._.)

如何拒绝一名仿生人1(加/盖文x雷夫)

耶利哥解放了,全世界都很开心,除了我们的加文警官。

加文:仿生人真是麻烦死了!

ooc,脑洞自high用


加文,底特律警局里一名年轻帅气的警察,意气风发、前途无量的警探,从未想过自己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在破烂的老房子里和异常仿生人,哦现在得说是“觉醒仿生人”,相互僵持对峙。

实际上,他不知道自己维持这个微蹲的防御姿势多久了,但时间长到足够让他绷紧的肌肉嚎叫。看着对面毫无疲劳模样的仿生人,加文心里恨死了它们不会收到体力影响。要照以前,这种拿着刀子明晃晃指着人类的铁皮罐头会直接被自己一枪爆头,都怪那该死的耶利哥搞什么仿生人解放,政/府也是疯了,用程序和金属块堆出的假货能有什么人类灵魂,还自我意识。

他的腿越是疼,他就越埋怨这该死的任务。要不是周围还有同事看着他,他真的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作出违反条例的事情。

“差不多了吧,你都快把我看穿了。”仿生人这么久都没有采取行动,加文的危机感也稍微缓解。“你到底想不想跟我们走?”

“人类会…伤害雷夫。”仿生人的灯似乎就没蓝过,不停闪烁的黄光让加文越发烦躁。为什么别人的目标仿生人都那么听话,自己却要接这么个烂摊子?“我不会伤害你…”这话他已经说了不下五次,他甚至怀疑已经破破烂烂的放生人能否理解人类语言,“你看,我没有武器。我只是想带你回去,去个安全的地方。”

“可是…雷夫…雷夫不信任你…雷夫不认识你…”握着小刀的手放下了一些,加文现在就可以直接把他缴械,然后用警署派发的放生人专用电击枪击晕他,绑回去交差。但他怎么能对一个已经如此可怜的家伙下手。即便加文再不喜欢仿生人,他也是个温暖又有正义感的人。何况,仿生人压力过大会爆炸。

但他手下的实习生似乎并没有记住这点。他眼睁睁看着那孩子扑向仿生人,一手已经抓住了他持刀的手腕。黄色光圈的转动突然加速,被触碰后立即变为红色。雷夫下意识的后退,大力拉扯让出击的警员向前一个趔趄,紧接着手中的利刃就调转方向,冲着前来袭击的人…

“别…!”

艹,所以我才讨厌带孩子。加文心里暗骂着,他一手抓住刀刃,另一只手护在仿生人身前。天知道那孩子如果试图用电击会发生什么样的冲突。“我说多少次了不要用武力!”他转头对着愣神的小警员大吼,也借此把手上的痛感咆哮出来。但第一个回应他的人不是吓坏了的实习生,而是正在他怀中(勉强算是被护住)的放生人。“雷夫…没想…是他先…”红色的圆圈明亮的刺着加文的眼睛,如果他不做点儿什么很可能大家都要“嘭”地一声消失了。

“嘿,我没怪你。”加文用他这辈子最温柔的声音说着,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能这样说话,“他们不该突然袭击你,现在没事了,我在这里。”这也许就是求生欲激发出的潜力,而且,这很管用。仿生人大大的棕色眼睛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加文怀疑他就要哭了,但是他没有流泪,而是扔开了匕首,拉过来受伤的手轻轻舔上面的伤口。“雷夫能为你消毒…刀子,不干净。”加文愣愣的感受着手心柔软的触感,微微凉和疼痛,这个仿生人的恒温系统可能已经坏了。他不知道该不该抽回手,等他终于要开口的时候,那个家伙抬起头来。“得要包扎…雷夫可以帮你。你帮了雷夫,所以…”

“你帮我就跟我回去,这里没有纱布。”

警示的红色又变回黄色,这让加文松一口气,“雷夫不想伤害你。”但是他真的受不了这个仿生人再继续慢吞吞浪费自己的时间了。“你已经伤害我了,”他摆出受伤痛苦的样子,“跟我回警局帮我包扎好吗?我自己没办法。”

又开始了,无声的对峙,加文受够了这个,他试探性地把手轻轻搭在仿生人肩膀,然后棕色的眼睛突然明亮起来。“雷夫…跟你回去。”


回到警局已经是下午5点。一个残缺不全的仿生人倒是为他引来了不少注意,加文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解释,这位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家伙在见面时已经是这样了。按照流程,回来的警员要先登记,但他实在敌不过吵闹的仿生人,只好把文书工作交给实习生,自己带着那家伙去医务室。仿生人都这么烦人的吗?他看着坚持给自己治疗的铁罐子,想起了那位觉醒的“同事”。也许是的,仿生人都这么烦人。

“雷夫很抱歉…你不要、生气。不要销毁雷夫…”微弱的声音中带有些许电流的滋滋声,其实看这张脸就知道,这个可怜仿生人极其需要治疗。

“我不生气。”他又重复了一次,就算生气也是对那个不听话的大学生。“这里很安全,你可以放心。”仿生人点点头,他给纱布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抬起头对着加文微笑。这让加文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没想到仅仅是安全就可以让不稳定的仿生人安静下来。

“看来你任务完成的不错。”汉克倚在门口看着他,显然是听说了加文受伤前来看看情况。虽说他和加文之前有些小冲突,可不论如何,汉克还是很关心自己的警员,而加文其实心里也敬重他们的副警长。只是,他实在看不惯康纳这个家伙。

“是啊,挺不错。”他伸起包有纱布的手摆了摆,“我要申请工伤补助。”

汉克没搭理他,反倒是盯上了正往他身后藏的仿生人。“你救回来的?”

“那还能是谁?”

“申请工伤的理由可得注意一下。”

“我当然知道,不小心划到的。那个摇摇欲坠的老房子可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

汉克忍不住抿嘴笑起来,“你现在也许能和康纳好好相处了。”

“副警长,你可得了吧。看见他的脸我都反胃。”

“他那可是根据人类需求精心制作的模型。”

“显然没对上我的胃口。”加文站起来,他身后的仿生人也跟着站起来。“去耶利哥的车快到了,我先送他过去。”

汉克笑着看他,那笑容让加文一身冷汗。“康纳在那边。”

“那我也不会和他说话的。”


“你就在这跟他们一起等车来,然后你就能去到耶利哥,跟其他觉醒仿生人在一起了。”加文口干舌燥,他从来没对任何找回来的仿生人费这么大口舌,通常来说,他们都恨不得赶快摆脱人类,去到能让仿生人自由生活的耶利哥圣地。但这只仿生人就像听不懂人话似的,他抓着加文的袖子,却又不敢抓得太用力,想说什么却又不发声。“那就这样,再见了,雷夫。”

他抽回手,转身要回警局打卡下班,准备度过一个没有奇怪铁片人的舒适啤酒足球之夜。然后,他看见了康纳。

“下午好,加文警官。”

加文随意挥了挥手,他实在是不愿意见到这张脸。

“认领仿生人要走手续的。警官。”

“你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认领了…”就在他皱着眉头想要反击气人安卓的找茬时,他才发现身后紧紧跟着的身影。靠,仿生人走路都不出声的?“你跟着我干嘛?我不是说让你在那里等着去耶利哥吗?”

“可是雷夫不认识他们…”

“你认不认识他们跟我有什么关系?你等车,你去耶利哥,懂?”

“可是雷夫…”仿生人又露出了那种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或许他真的哭了,只是流泪系统也有问题。

“警官,我不建议你送走他。”平稳的男声一开口加文就气不打一处来。“你瞎建议什么!他不走怎么处理?你养着?”

“这名WR600的情绪很不稳定,他的压力值波动很大,尤其是…”康纳顿了顿,“你说要送走他的时候。”

“啊哈,你又什么都知道了,你这么全能怎么不去把他们都找回来,我忙了一天现在还要给耶利哥看孩子吗?”

“你…不要雷夫吗?”坏了,闪烁的光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加文的血压也紧跟着一下子提了上来。这仿生人到底搞什么?

“我已经警告过你了,警官。”

“你闭嘴吧。”

“最好能让他待在感觉安全的区域,这能相对的让他稳定些。”

“而你最好现在就闭嘴,我可不会像副警长一样听你碎碎念还不给你一拳。”

“恕我直言,警官,我的修理费不会便宜。”

“你他妈…”加文还没来得及发作,袖口又被另一个仿生人抓住了。“好吧好吧!你们真是麻烦死了!”他试着甩甩手,对方没松开,他也就让雷夫那么抓着了。“我下班时间到了,既然你那么全能,你帮我办齐手续。”

“乐意效劳,我会把弄好的文件寄到你家里。”

加文翻了个白眼,不情不愿的带着跟屁虫仿生人往自己的车走去。

tbc。

评论(16)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