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

同人文儿合理请看置顶!超蝙,盾冬,贾尼,绿红,EC,贱虫,kontim,jaydick都有吃!
脑洞太多,能力太差!写着开心就好,我控几不住我记几呀!(╯°Д°)╯
写得不好还请包涵(._.)

回家

恭喜你写了出来,现在,写下一个脑洞吧!

哲♂学♂家布莱德:




*完美和平结局


*CP:Gavin X Ralph(加文x雷夫)


*我就拉郎了怎么滴【x】给雷夫小天使找个依靠嘻嘻


*就一发完 爽一爽


 


 


“妈的烦死了。”加文嘟嘟囔囔的小声骂了一句。


警局里人满为患,甚至走到休息区拿杯警察局出名难喝的咖啡都很困难,更不要想吃什么狗屁甜甜圈了。


加文忍不住再一次在心里开始抱怨这些天杀的仿生人,没自由之前好歹就只需要查查异常仿生人,现在都自由了,却要开始让警察局一个一个登记在案,而且还因为怕登记出问题,政府还拒绝了仿生人自行录入,非要人工来做,还得是他妈警察。


一个!一个!这他妈要多大的工作量??


加文看看满警察局都是一个个仿生人就觉得头晕眼花。这一切感觉都是从那个叫什么康纳的破仿生人开始带起来的,之前闹革命的时候消失过一段,一下子让警局的日子舒服的不得了,现在好了,又回来了,副队长还宝贝的不得了,真不知道副队长那么护着他干什么。


就和心有灵犀一样,不远处的康纳也看向了这边,给了加文一个标准的僵硬微笑,然后转过头殷勤的伺候着副队长,看的加文火气上涌甚至想再送给那个仿生人一记老拳。


到底为什么设计师把这个仿生人设计的这么欠揍??那些说他长得帅气可爱的人是不是都疯了?


加文把杯子摔在桌子上,冷哼了几声继续点开电脑工作,挥挥手招呼下一个仿生人:“那边的,下一个,来。”


 


名字。


性别。


类型


编号。


使用时长。


临时住址。


工作登记。


感情状况。


……


 


每次录入到感情状况加文就忍不住翻白眼,因为没有针对仿生人的婚姻法律,所以登记的时候改为感情状况的记录,所以政府到底是登记仿生人还是准备做婚庆公司啊?


而且出乎加文意料的是,还是真的有不少仿生人说自己处于一段恋情之中。


妈的,瞧不起人啊?


我一个勤勤恳恳工作的底特律警察,居然比不过一个仿生人??仿生人都有性/生/活,我没有???加文你真是丢死人类的脸了。


加文恨恨的用键盘打出字。


 


“你知道你可以用语音输入的。”


康纳在加文耳朵里欠揍的声音从不远处传过来:“这样比你手动输入的效率高而且不会拼写错误,加文警官。”


“刚刚已经拼错两次单词了。”康纳无情的指出了加文的电脑上的文字错误:“你是在恼怒仿生人都有感情关系,而你没有吗?”


“你最好闭上你的臭嘴……”加文气的差点抄起桌子上的马克杯。


“请你小心一点,”康纳又摆出了那个讨人厌的微笑:“我很贵的。”


 


“你他妈!”加文气的差点背过气,推开椅子就站了起来。


“注意语言!”富勒队长在办公室里大声警告:“加文你最好给我嘴巴放干净点,现在这么紧张的时期,你给我乖点不行吗?!还想不想要奖金了?!”


汉克也算帮了个腔,对着康纳招手:“康纳你给我回来,折腾什么呢。”


康纳露出了个遗憾的表情,脚步轻快的走回了汉克身边:“是,副队长。”


 


我就知道你那个僵硬的微笑是故意的!!!


加文气的差点又骂出口,但是人在奖金下不得不低头,只能含恨坐下继续干活。好在今天即将结束,只要最后几个仿生人输入完成,就可以收工回家了。


一个把自己裹得严实的不行的仿生人坐在了加文的对面,加文看都没看。这几天裹成这样的仿生人他见多了,啥样的都不稀奇了。


“操。”突然加文觉得自己鼻子一热,好像流下了什么东西,他手一抹居然是鲜红的血。肯定是这几天被康纳那个白痴气的火气上头,鼻血都出来了。


加文一把抓了张手纸准备随便擦擦。


真他妈倒霉。


 


对面的人好像想说点什么。估计是以为自己刚刚说的是对他,加文不耐烦的解释起来:“我没说你,我说那边那个穿制服玩硬币和只贵宾犬一样的那个二货。”


“……雷夫没有说你,雷夫只是看到你流血了。”


对方犹豫了一下细声细气的说着。


“雷夫也流过好多血,但是雷夫不怕疼,雷夫怕你疼。”


“啊?”加文有些疑惑的抬起头,对方大概是个普通的仿生人,但绝对是男性的躯体,怎么和个小姑娘说话似的,还用第三人称?还怕我疼?


对方看到加文疑惑的目光,害怕的缩了缩,抖了抖不肯说话了。


“……你别怕。”加文叹了口气,烦躁的挠了挠头。


没办法,这两天这样子害怕的什么都不肯说的仿生人不是第一次见,渐渐也摸出了门路。


加文尽量耐心的不吓到对方,语调放缓:


“雷夫……是吧?你不要怕。我是警察,警察不会伤害你的,好吗?”


“你只需要给我资料,然后你就可以走了,我们都不会伤害你,你懂吗?”


“可是……之前有警察伤害过雷夫。”对方沉默了半晌,凑了一点过来:“你不会伤害雷夫的对吗?”


“……我不会伤害雷夫的。”加文拿出了全部的耐性,跟着对方的思路走:“我是保护你的人,现在法律让我保护你,我就会保护雷夫,你可以放心好吗?”


“你……会保护雷夫吗?”对方深色的眼睛在此刻却绽放出了光彩,从裹得严实的兜帽里掉出了几缕金发,然后他像个孩子一样笑了:“有人保护雷夫了!”


加文对这样和孩子心智一样的仿生人没辙,只好哄着继续:“好,雷夫,你现在能告诉我你的类型和编号吗?”


“雷夫的编号是……”对方乖巧的开始开始回答。


……


“雷夫没有工作。”自称雷夫的仿生人微微摇头:“雷夫也没有感情关系。”


“啊嗯……”加文点点头,“最后一项,你刚刚跳过去了,你现在的住址。”


“一定要住址吗?”雷夫抖了抖,有些希冀的望着加文:“雷夫不想说。”


“额……”估计又是怕被伤害,这仿生人经历了什么啊……加文不愿意承认自己居然有点心疼这个仿生人。


加文想了想怎么解释,他真的是把自己全部的耐性都给了这个雷夫,他再次用哄小孩的语气开始缓慢又低声的说:“雷夫,你得把你的地址给加文,加文才能保护你对不对?”


“加文保护我……”雷夫念了好几遍,声音渐渐变小被吞没在雨声中。恍然间加文这才发现居然外面已经下雨了。天黑的很快,外面的雨又急又大,声音居然淹没了雷夫的低语。


为了听清,加文不得不凑近了对方:“雷夫,下大雨了,你现在告诉我,我还可以也许顺路给你带回去,这样对你和我都好,不是吗?”


雷夫微微的颤动着,还是开了口:“好吧……雷夫的地址在……”


 


那住址有点熟悉,而且还真的和加文自己的狗窝方向一样。加文直接完成了档案,想着帮一把算一把,看他可怜兮兮的样子,就指给雷夫不远处的休息区:“你在那边等我吧,我一会送你一程。”


雷夫听话的乖乖巧巧的坐在了休息区的座椅上,一动不动乖的不行。


加文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是正常的仿生人啊,康纳那是什么玩意!要是警用仿生人是雷夫这样乖乖巧巧的就好了,那他也愿意有个听话的助手,要干啥干啥,多好。


 


没过多久,加文就完成了今天最后几个仿生人的档案,他踹开椅子,伸了个懒腰,抄起夹克外套和钥匙就准备下班走人。然后他猛地想起了那个乖巧等他的仿生人,他赶紧往休息区找人,但是休息区一个人都没有,更不用提仿生人了。


估计早就走了。


加文哼了一声。


呸,仿生人都是一个德行。


 


加文看了看外面黑压压的天空和瓢泼大雨,骂了一句冲进了雨幕,两步跑到车上锁好,一边启动一边嘟囔:“也不知道那个仿生人到底怎么回去的……不过仿生人好像不怕雨吧。”


“管他呢。”加文把车导航到了应该的路线上,就开始玩起了手机。


 


玩着玩着手机,加文就想起了那个仿生人说过的地址,那个地址让他有种奇怪的熟悉感,到不是去过,反而好像在新闻里见过。


他随手一查,才发现了熟悉的原因:那房子早在一个星期之前就因为是老旧危房被政府拆除了。


而负责交接的,就是他们警局。


所以那个仿生人根本没地方去?还是他说的假地址?


加文开始回忆对方的样子,躲躲闪闪不愿意说住的地方,其他问题到乖乖的都一一回答了。


不像是会骗人的仿生人。


纠结了两分钟之后,加文决定掉头回去,他相信自己警探的直觉。


 


果然他在警察局旁边第三个巷口找到了蹲在垃圾箱旁边瑟瑟发抖的仿生人。


大雨之下他反而把自己的兜帽摘下了,半边脸是他隐藏的原因,惨不忍睹的破坏痕迹和惊恐的表情不难猜出他之前经历过什么。


加文叹了口气,还是下了车。


雷夫吓的往里爬了两步,看到是加文之后,停了下来。


在雨声中有点模糊的声音传了过来,带着点颤抖和委屈:“对、对不起……雷夫不是故意走的,雷夫……雷夫害怕。”


“雷夫没有家了……”


“雷夫……只是想活着……”


“对不起……”


 


加文脱下了夹克外套,扔在了雷夫的头上,他知道仿生人不怕这点水,但是他还是这么做了,他有些不自然的伸出了手:“没家了?我不是都说了加文会保护你,走,我带你回家。”


雷夫带着点茫然的从加文的夹克里冒出头:“可是……雷夫没有家了啊?”


然后又带着愧疚的表情向他道歉:“对不起…雷夫骗了你。加文是个好人,加文不要因为我受伤。”


加文深深叹了一口,一把把对方拉了起来,开始继续哄骗:“你再不起来跟我回家,你才会伤害加文。”


“!雷夫不要伤害加文!雷夫跟加文回家!”雷夫吓的抓紧了外套,拉着加文的手就要往外走,看起来比他本人还急,就像个着急了满地蹦的兔子:“加文要好好的,加文是人类,很容易受伤的!”


加文不知道该哭该笑,这些该死的仿生人,真是被吃的死死的。


他揉了揉雷夫在雨中湿淋淋贴在脸上的金发:


“走吧,我们回家。”



评论(2)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