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

同人文儿合理请看置顶!超蝙,盾冬,贾尼,绿红,EC,贱虫,kontim,jaydick都有吃!
脑洞太多,能力太差!写着开心就好,我控几不住我记几呀!(╯°Д°)╯
写得不好还请包涵(._.)

【奇异铁】全学校都以为他们在谈恋爱·1

好!从今天起开始催更

哲♂学♂家布莱德:



*普通人+学校AU,并不是复仇者学院AU!只是个没脑子的沙雕文。


*三好学生(?)史传奇x调皮捣蛋我最强(?)托尼。


*ooc都是我的错,第一次写这俩人各位手下留情……


*可以安心跳坑(?),大纲完全搞完惹,只要有人看,不出意外不会不填。


 






1


 


“所以呢?”佩珀眼睛都没抬一下,“托尼·斯塔克,你以为这种借口就能放我鸽子吗?”


“嘿,佩珀,我的小辣椒——”托尼拉长了声音,一脸无辜的摊着手,“这次你真的不能怪我,是我被人撞了哎。”


“只可惜不是美女撞的?”佩珀冷哼一声,“托尼·斯塔克,虽然学校是你家开的,但是不代表你可以为所欲为。这个讲座是为了什么你也知道,现在教授人来了、媒体都来了、一切都准备好了……该死的我知道你懒得参与这种表面宣传,但是只需要你上去讲两句,你也能给我迟到?!”


“真的不是我故意的……”托尼在面色铁青的佩珀面前也不敢再顶嘴,他是真的真的不想参加这种表面功夫的活动,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在实验室泡个下午,奈何自家的学校需要,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为了阻止小辣椒的暴走,托尼赶紧讨好的拿出手上的笔记本邀功,“你看,我特意翘了刚刚的物理课写了一节课的演讲词!”


佩珀脸色稍霁,还算满意的点点头接过了笔记本。


那是一本红蓝相间的笔记本,是学校的统一样式,上面还印着校徽,学生们人手一本。


“你能不能不要翘了物理,给物理老师最起码的尊重?”


佩珀习惯性的一边教训着托尼,一边开始认真的检查对方写的演讲词,要知道有些人不正经这个毛病是可以随时发作的。


 


“这……是……啥?!”看了几行字之后佩珀感觉脑子一片空白,怒气直冲脑门。“呼”的一声猛的把笔记本内容转给托尼看,拍着上面复杂的医学名词,伸长胳膊几乎把笔记本贴到了托尼的脸上:


“斯塔克!我看你是想转学到医学院吧!”


托尼被吓的后退一步才看清因为对方太过激动而颤动的书页:上面根本不是自己刚刚随手趴在沙发上写的附带英俊签名的演讲词,而是密密麻麻规规矩矩的英式花体字,仔细一看托尼大概只能认出里面几个医学专有名词。


完了。


托尼第一个反应就是抱头就跑,但是经验告诉他,现在跑了死的会更惨。


 


“额……可能是我刚刚撞了的那个学生掉的!我们拿错了!!”求生欲让托尼的大脑比平常活跃了一倍,他迅速找出了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


好在佩珀还没有失去理智,她不言不语的翻开了笔记本的首页,盯着托尼冷笑了一声之后念了出来:


“史蒂芬·斯特兰奇。”


“我就知道你不可能像人家一样规规矩矩写字,还这么认真好学。这就是年纪第一和年纪捣蛋第一的区别啊。”


 


托尼感到茫然:“你认识他?什么什么奇怪*?”


“人家可是医学院的第一名,比你这个天天翘课还泡妞的强多了!”被气到糊涂的佩珀一时间没听清对方在说什么,只是怒道:“瞧你干的好事,现在你就算编也要给我上去编两句!结束了之后给人家把笔记本送回去!”


 


“不不,我写的演讲词超赞,你一定要听听,你听了之后会感动到哭!”


托尼灵机一动,夺过笔记本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大喊:“我这就去找那个什么什么奇怪,把笔记换回来!”


 


“斯塔克!!!”


佩珀怒吼的声音在走廊回荡。


 


2


 


“所以这个什么奇怪……在哪里啊。”


托尼嘟囔着,提着笔记本在医学院四处溜达。


 


虽然找了个小姑娘问到了教室,可是医学院不比自家学院,统一的纯白色让哪里看起来都差不多。好在托尼本来就想要拖时间,就开始一间一间教室找了起来。


他还记得刚刚撞了他的那个学生,个子高高的,表情还很严肃,道了歉扶起来人就拿着书离开了,样子还真的记不太清楚。


托尼挠挠头想了想什么保密守则、职业道德什么什么的乱七八糟之后,就把他们全部扔到了脑后,飞速的点了几下手机就利用学生会和自家的职权调出了那个什么奇怪的照片。


是个年轻的学生,长相可以算的上英俊(“世界上不存在比我帅的人”,托尼语),只是不苟言笑的表情让人感觉距离一下增大了不少,看起来就是年纪第一舍我其谁的气势,托尼啧啧点头。


哦脸还有点长,托尼没什么自觉的开始乱戳对方的资料:嚯,连续两年年级第一,全额奖学金,获得了一堆名字古怪的奖项,各科成绩都是优,老师评价和自己的简直天壤之别,夸得和花儿一样。


托尼忍不住啧出声音,随后往下一拖,眼睛差点瞪出眼眶:


等等这人明明小我一届怎么比我高这么多?!这不科学!


托尼瞪大了眼睛盯着屏幕上的数据——184cm。


这人吃什么长大的?!


人比人气死人,托尼暗恨。


 


不气不气,我若气死谁得意,浓缩的都是精华。


托尼恨恨的开始满楼找人,好在看过照片之后就好找多了,几分钟之后托尼就在一间教室里找到了对方。正值休息,教室里人稀稀拉拉的没有几个,那个正巧坐在最后一抹阳光里的人一眼就被托尼发现了。


托尼推开门,大大咧咧的走了过去和对方打招呼:


“嘿!兄弟!你就是史蒂芬·斯特兰奇吧?”


 


“我是。”


 


对方冒出了一个疑惑的鼻音,微微抬起了头。阳光在这一刻慷慨的赐予了青年明媚的光明,世间最后一丝光彩都留存于那双眼睛——暖金、冰蓝还有莹绿混杂在一起,就像是冰冻过后的海洋被日光折射出来的颜色。


高贵而神秘,苍白的绚烂,带着无机制的冰冷和疏离感。


这些词汇在此刻突兀的蹦到了托尼的脑子中。


托尼一直觉得最美妙的艺术莫过于科技,但是这一瞬间他终于明白了画与诗歌的精妙之处,那是普通的语言难以达到的高度。


就像是叶芝笔下的黎明和黄昏错综的光芒*;拜伦留下的乌云从远方的太阳,得到浓厚而柔和的色彩*;莫奈画中徜徉在阳光里的卡美伊——我曾以为,留住光就可以留住你*。


托尼下意识伸手拉住了史蒂芬的胳膊。


 


“这位同学你有事吗?”


史蒂芬皱着眉看着冲到他面前却一句话不说痴痴傻傻看着他,然后突然还抓住他胳膊不放手的人。周围已经开始有好奇的学生开始围观了起来,这让史蒂芬感到不舒服。


怕不是遇上个傻子。


过于耀眼的阳光让史蒂芬有些生理性的不适,他举起了另一只手挡住了侧面的阳光。


 


突然变暗的视觉刺激让托尼没脑子的回答了对方:


 


“我喜欢你!”


 


的眼睛。


在面面相觑了好几秒之后,托尼才恍然大悟的发现自己到底说了什么,结结巴巴的想要补救:“不、不是……是……我的意思是……”


史蒂芬表情却变得愤怒:“你觉得这样恶作剧有意思吗?”


之后等不及托尼再解释什么,对方却已经挣脱了他的手,拿走了自己全部的书,转身大步离开了教室。


 


这个时候教室里其他叽叽喳喳的声音才传入托尼的耳朵:


“我去……这么激烈的告白吗……”


“太厉害了……”


“这人不是我们学院的吧?”


“史蒂芬都艳名远播到这地步了?”


“去你妹的艳名!”


“这么多人喜欢史蒂芬的吗?呜呜我怎么办……”


“我的男神要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了!”


“这是托尼·斯塔克吧……那个托尼·斯塔克。”


“真的啊啊!”


“是那个斯塔克!”


“斯塔克医学院都不放过??”


 


被围观群众发现身份之后,讨论的热烈程度瞬间增加了一倍不止,托尼赶紧逃似的离开了教室。


 


这下……可真的完了……


 


3


 


“我来了……”


托尼有气无力的推开了学生会办公室的大门。


“哟,我还以为你沉浸在告白失败的悲伤里呢。”娜塔莎抱着手机斜靠在沙发上玩的不亦乐乎。


“哈?为什么你都知道了?”托尼满脸问号,随即蹦起来反驳:“不对,那是什么告白啊!那是误会!”


“告白就告白嘛,有啥不好意思承认的。”克林顿抱着一碗薯片,乐滋滋的看着托尼:“厉害啊,老兄你怎么没告诉我你是双?我这么英俊你不会……”


“双什么双,你个肥啾。”托尼翻了个白眼,“再吃你就真的再也穿不上你那件花了27刀心疼的你吱哇乱叫的新健身衣了。”


“你可闭嘴吧。”克林顿也毫不客气的回敬,然后幸灾乐祸的说:“也不知道是穿不上健身衣的我比较可怜,还是马上要被队长约谈的你比较可怜。”


“满身肥肉的你比较可怜。”娜塔莎瞥了对方一眼。


“嘿!娜塔!”克林顿不满的叫了一声,试图用沾满油的手抓娜塔莎的肩膀:“难到我们不是一队的吗!”


“不是。”对方冷冷的回答,微微抬腿就把对方踹下单人沙发。


 


“等等……你们刚刚说老冰棍要约谈我?!”


托尼挡在了俩人中间,有些崩溃的说:“我又做错了什么!我已经好几天没翘课了!就今天一节!也没有欺负物理老头啊!他还嫌我这一天不够惨吗?!”


“谁让你今天又双叒叕炸了学校的论坛呢。”娜塔莎懒洋洋的回答了对方的问题,微微一抬下巴示意对方看自己手机:“论坛、头条、你。”


托尼半信半疑的打开了自己的论坛,果然爆炸量的消息瞬间席卷了看起来有些可怜兮兮的账号,一个巨大的加粗加红还被突出的标题出现在论坛顶部,点击率和回复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增长着。


“老天……”托尼喃喃的拿着手机有些失神。


“你这帖子把论坛服务器搞瘫了,让想要发下周讲座活动——我们爱岗敬业、热爱学习、衷心于学校的史蒂夫·罗杰斯同学愁白了头发,你知道他电脑也不在行,你又是罪魁祸首,这不是找幻视修服务器去了。”克林顿笑嘻嘻的继续添油加醋:“我要是你,我现在掉头就跑。”


这都一天第几次要掉头就跑了,托尼感到心累,他颓然的坐到了地毯上,放弃了挣扎,举着手机念出了那个被加粗加红加精的标题:


 


“校园王子托尼·斯塔克公然出柜?!医学院高岭之花断然拒绝,斯塔克痛哭逃走!这一切的背后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还是道德的沦丧?是爱的爆发还是饥渴的无奈?!”






“这都什么事儿啊……”


托尼痛苦的捂住了脸。


 


 


 


*什么什么奇怪:strange梗


*黎明和黄昏错综的光芒:叶芝的《天国的锦缎》


*乌云从远方的太阳,得到浓厚而柔和的色彩:拜伦的《我看过你哭》


*卡美伊&我曾以为,留住光就可以留住你:莫奈



评论(1)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