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

同人文儿合理请看置顶!超蝙,盾冬,贾尼,绿红,EC,贱虫,kontim,jaydick都有吃!
脑洞太多,能力太差!写着开心就好,我控几不住我记几呀!(╯°Д°)╯
写得不好还请包涵(._.)

(超蝙)我们结婚了 06

0504030201

超蝙,ooc,私设无能力谈恋爱。

吵!打起来! 


6、

这绝对还是在做梦。
克拉克刚睁开眼就看见惊人的一幕——他的梦,成了现实。
是的,他早就有过与布鲁斯共眠的梦,只不过没有一个是美梦。这位公子哥在梦里不是抢他的被子就是用恐怖的睡姿给他几下,如此安静地窝在自己臂弯的情况从不存在。
所以,这是现实。

克拉克不敢有大动作,他保持拥抱的姿势,一遍遍回想昨夜的情况:
布鲁斯来找我,我们聊天,然后他吻过来...然后…天啊…我都做了什么?
对于来看望自己的布鲁斯“见色起意”,这完全不符合克拉克的道德观。他在深深的愧疚中鄙视了自己一会儿,随后发现他开始对着布鲁斯纤长的睫毛发呆。
现在我该怎么做?等他醒过来然后道歉吗?不不不,道歉太怪了,何况他昨天并没拒绝我,难道说…我该求婚吗?会不会太草率了。向露易丝求助?但她应该不想一大早就知道这种消息。我还是先把闹钟关掉,好让他多休息一会儿…

克拉克轻轻抬起抱着人的手,想去摸床头的闹钟,撤开的温度让怀里的人不安得动了动,自己的腰被布鲁斯圈得更紧,克拉克忍住自己的冲动,在温暖的被窝中试图保持冷静的头脑。
我应不应该叫醒他,这样下去......
克拉克想从布鲁斯的桎梏之中将自己抽出来,但换来的只是皱着眉头的紧紧拥抱,甚至连腿也被对方纠缠住。如此的亲近接触让他不得不停下,继续“挣扎”显然不是个好主意,何况和布鲁斯一起度过这样舒适的清晨并没有什么不好。他轻轻躺回原来的位置,不一会儿就再度入眠。

怀里人的动作让克拉克醒来。
他看着布鲁斯从自己的怀抱中抬起头,用他蓝色的眸子盯着自己的脸,揉了两下半睁的眼睛。然后瞳孔开始放大,眼神逐渐清澈起来,微带着颤抖的声音和自己打招呼。

“早、早上好,克拉克…”
“早上好…”

布鲁斯知道这不是梦,但要说现在的情况是梦还可信一些。
他堂堂一位韦恩公司拥有者,现在竟然窝在大都会一位小记者的怀抱里,而且他还觉得这该死的舒服。布鲁斯不是守身如玉的禁欲者,只是最近繁忙的行程还有与克拉克的约定也让他的夜生活规矩了很多。布鲁斯完全不惊讶自己会想要和什么人同床共枕,但醒来后仍旧不想离开床这还是第一次。

“我们,昨天…” 布鲁斯边说话边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整个人似乎都缠在对方身上。他慌张地把自己从克拉克身上卸下来,并分开些距离好让彼此都喘口气。
“咳。”克拉克也坐起来,随手拿了件T恤给自己套上。“要…吃个早饭么?”
“好…”布鲁斯还在极力回想昨夜情况的时候,下意识给出了回答。然后,一阵腰疼立刻帮助他记起昨天的事情,“不。还是不用了。” 他转过身,翻出自己的衣物,迅速地换上。

这一切都太超过了。
他只是要来确认克拉克的安全,可从没想过把自己也搭进去。一定是因为之前几周在镜头前配合的亲密动作让自己模糊了界限。他不是这样的人,克拉克也不是这样的人,他不该轻易的引诱这个善良的记者做这种事。

“昨天的事,不代表什么……我没想到会这样。我很抱歉。”
“抱歉?” 布鲁斯总是转变的这么快,克拉克永远都跟不上他的节奏。“因为什么?因为和我…做这种事?”
“......我们是合同关系,现在这样我也很难受,明白吗?我不该跟你…”
“难受?所以你没准备接受我,就只是一时兴起?你到底把我看做什么,有合同就可以耍弄的对象?”
“你怎么…!你就这么看我的?......算了,我们都冷静一下......”
“冷静什么,只有你在大声说话。”克拉克已经套上了裤子,他站在床边看着这凌乱的一切。“你怕什么布鲁斯?我又不会吃了你,也不会强迫你……说真的我从未对你做过什么,一直都是你向我过来。你要签合同,你要让我接受这份关系,等我接受了你又开始后退?要像第一天那样再把我扔下一次吗?

布鲁斯错了。他才意识到自己犯了巨大的错误,他从一开始就不该认为这个荒谬的合同计划会成功。他现在心跳过速,呼吸困难,失去控制,甚至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可恶的记者在争吵中占了上风,把自己说成冷血的奴隶主,而他的每一句话还都有道理。
“很抱歉,克拉克……我的本意不是这样。”他背对着克拉克起身,没去看他的表情而是直接走到客厅拿起自己的外套,想赶紧逃离令人不安的争吵。“有空再联系吧。” 

该死的,自己在做什么?吃一顿早饭又能怎样?十几分钟前他还躺在温暖的臂膀之中,而现在只有清晨的凉风。
布鲁斯抖了抖,稍微裹紧自己的大衣。
他又一次伤害了克拉克。这个可怜的人,因为自己的缘故不仅身上受了伤,现在连心也被撕碎了。
他不会再联系自己了,就算是这样善良的人也不会接受被扔下两次。
————————————————————————————————

“嘿,布鲁斯?我听说你在那记者家过了一夜?怎么样,有点儿新进展?”
“我搞砸了......奥利,”布鲁斯做出了决定。“我得退出这节目,我不能继续耗着他。”
“啊?你睡醒了吗?所有人都在为你们可能成为现实情侣高兴,你怎么给我一个完全相反的答案?”
“是我的错,我又扔下他了。就像第一次见面那样。”
“那你得好好跟他谈一下啊。我说,这事儿越拖越麻烦。是你又耍大少爷脾气了?”
“比那个要严重得多,我们…一起过了一晚。”
“这听起来没什么不正常的?怎么会…等等,他来强硬的了?!你在家吗?我现在就过去!该死的,看起来倒是挺正经的人。”
“我们的确...但是是我…”
“哦天,那混蛋真的做了?!布鲁斯你别担心,想退出就退出,我帮你收拾他。”
“不,奥利,你没听明白,是我…奥利?!……”

转天,论坛的风向就完全变了。相关网站铺满了对克拉克的批判和布鲁斯镜头中由于表情的分析早就掩盖过两人甜蜜的猜测。
克拉克对此并没有作出解释。实际上他无暇顾及这些,他还在把上次吵架归咎于自己的错误,他不该把那种奇怪的臆测强加在布鲁斯身上。布鲁斯已经向他展示了自己柔软的一面,而自己却用激烈的语言戳刺他。克拉克不在乎网络留言怎么说,他已经充分了解到舆论是不真实且可控的,他只是担心布鲁斯此时会怎么想,是否还在因为那次的争吵而受伤。
但好友们看到他们善良的克拉克被如此重伤可不像他一样平心静气。佩里立刻叫人发布反驳文章,吉米也出面去跟随布鲁斯拍摄。露易丝提出要克拉克借助采访和布鲁斯讲道理,他当然是拒绝。现在绝对不是个谈论的好时机,他们需要先理清思绪。

“那你就让他们这么说你!你不是跟我说是布鲁斯主动吗?那你跟他对峙啊!”
“露易丝...你不明白…反正这一定不是布鲁斯的本意,他不会这样。”
“你着魔了。那个有钱的花花公子这么伤害你你也原谅他?”
“这很复杂,下回见面说清楚就好了......”
“那你倒是约他见面啊!两个大男人这么能折腾真是气死我了。”露易丝站起来在屋里转了几圈,尽无处发泄的怒火烧得她心烦。“明天我要去采访黛娜·罗伊·兰斯,那个和奥利弗·奎恩一组的歌手。我会私下问问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别忘记看我给你的短信。”
她拎起外衣,走到克拉克面前,抬手想发泄一下,最终用力捏了一把克拉克的脸。
“嗷!”
“听见了吗?”
“嗯......”
“还有,打电话给他。”
“我…”
“打电话给他。”

克拉克不是不想打电话,但他害怕听到布鲁斯的回答,或者,根本他都不会得到一个回答。另一方面,克拉克根本不知道该从何处谈起。他们的关系还是情感?难道讨论合同条款吗,加上一条不与老板同床共枕?他不知道布鲁斯在想什么,他从来都没想明白过。布鲁斯有太多面了,他可以自如的切换自己对克拉克的态度,而克拉克简单得就像镜子,映出的就是自己样子,这让他们的思想交流总有些偏差。

他没法打电话给他。
克拉克扔开手机,用工作让自己忘掉这堆烂摊子。
——————————————————————————————

布鲁斯也回到了每天不去办公室的日常。虽然他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这样罢工了,但赖床的感觉还是这么好。

“少爷,不给肯特先生打个电话解释一下吗?”
除了家里会有管家的唠叨。
“我没什么好说的。”
“我不得不提醒您,还有3天就要去拍摄节目,您想用这个状态和他见面吗?”
“我们很好。”
“您对于很好的定义有些偏差。”
“那我们该买本新字典。”
“我希望您在几天后面对肯特先生的母亲时也能这么有底气的回答。”
“什么?”
“您将在3天后和肯特先生一起回到堪萨斯录制。”
“什么?!”布鲁斯几乎是从床上跳起来。他还未完全清醒的大脑运作起来,反复确认自己刚才听到的每一个字。“为什么要回堪萨斯?”
管家不慌不忙地递过来平板电脑,“昨天收到的邮件,少爷。为了各方面全面配合这次拍摄,节目组也给公司发了一份。基本上已经安排妥当,您不必担心公司的问题。哦,如果您是担心伴手礼,我已经为您准备好了。”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我不会去的。克拉克怎么会同意这个?简直荒谬,他父母能接受他和一个男人吗?我要和他谈谈。”过度的震惊让布鲁斯暂时性忘却了两人的冷战,他拿起电话就拨通了克拉克的号码。他没刻意去记那串数字,他的记忆力就是如此之好。

“您好,这里是克拉克·肯特。”
“你知道我们要回你老家拍摄的事儿吗?”
“…布鲁斯?”
“对,就是我。”他现在才觉得鲁莽的通话有些尴尬,可既然已经拨通了,就得解决问题。
“嗯,我知道。”对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温柔,布鲁斯甚至有点想念他那张脸。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没收到邮件?”
“你有义务和我再度确认,不事先说好到时候穿帮了怎么办?”
“那为什么不是你跟我确认,嗯?”
“我现在就在跟你确认。以及,我是付钱的那一个,你最好认真完成自己的职责。”
“你现在在电话里也要跟我玩儿合同那一套了?”
布鲁斯呛了一下,他不记得克拉克什么时候这样反驳过自己,措手不及的他只好换了个话题。
“没时间跟你扯这个。你确定要带我回去吗?我记得你说你没和家里讨论过性向的问题。”
“你以为堪萨斯没有电视吗?这本来就是妈给我报的名,她不仅每期都追着看,还时不时询问你的事情。你该庆幸她不太会用网络,不然这次的拍摄会很精彩。”
“我…”布鲁斯不知是该先生气还是先反驳,要是这小子在自己面前他绝对会给他一拳,“那好,希望你有充足的准备!合同工!”
“只要你不突然离开一切都会很顺利。如果没有别的事,我还有工作。再见,韦恩先生。”
克拉克第一次先挂了电话。

布鲁斯捏着听筒,头发乱糟糟的他心情更是如此。他淳朴的小记者不知道从何时起变成了个找茬儿的炸毛!难道网上舆论真的对他造成了严重的影响吗?布鲁斯从未真正看过那些东西,因为他知道那都是编造的,而他对于如此虚假的东西并没有兴趣。

“奥利,”在他看过几条言论后,布鲁斯立刻接通了奥利弗的电话,“跟我解释一下网上这些是怎么回事。”

tbc。

说更就更!

评论(2)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