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

同人文儿合理请看置顶!超蝙,盾冬,贾尼,绿红,EC,贱虫,kontim,jaydick都有吃!
脑洞太多,能力太差!写着开心就好,我控几不住我记几呀!(╯°Д°)╯
写得不好还请包涵(._.)

【超蝙】我们到底能不能保住饭碗·2

布太的更新是我活下去的动力没错了👌

哲♂学♂家布莱德:


↑今天的蝙蝠家所有人




*CP:超蝙 (这次混乱邪恶cp大乱斗 并没有真的感情线 大家请谨慎阅读)


*沙雕无脑注意!粉氪石宇宙【x】 这次蝙蝠家多一点……


*主要是在哥谭生活的普通人的故事,普通的迷弟迷妹的故事,普通的你和我【x】


*妈耶小记者可算碰到粉氪了。 本人承认我毫无科学素养,请大家不要打我


*前文:《1》


*联动内容(看不看都一样系列):(1) (2) 







“你敢信吗?”


“我们居然勤勤恳恳的在实验室干了一个星期了。”站在打印机旁边的研究员一脸痴呆地等待着纸张被机器吐出来。


“可不是吗。说出去我都不敢信。”史黛拉咬着笔呆滞地点点头,“我连超蝙最近都没刷。”


“你要的数据出来了。”布莱德把几页印满数字甚至还热着的纸扔到了史黛拉的旁边,自己一步一步挪回了桌子,仿佛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我感觉上班已经掏空了我,我需要快乐。”


“你看这个点,果然是我们开始预估的,往上高了两个百分点,但是在可控制的范围内。”史黛拉趴在桌子上圈出了纸上的数值,“下班要不要去主题餐厅回回血,据说最近有活动。”


“但是这个值不能代表全部,而且你看粉色氪石和绿色氪石的数值波动完全是两个模式,所以要不是我们还没发现规律,要不就是这两个东西有本质的区别。可它们作为‘放射性’的基础结构是一模一样的,半衰性的放射物质会让氪星人和人类都会受到影响。”布莱德转过椅子,瘫在上面甚至不愿意动一动,“好像是蝙蝠侠日,我想去吃限定汉堡。”


“没错,所以人类也会被影响,器官衰竭只是速度问题。这么说做武器最方便啊,子弹可以压缩,体积小、辐射面积微小,辐射时间短,还可以加工到枪械不会毁坏的地步。”史黛拉歪了歪头,“据说是蝙蝠侠汉堡是特殊的黑色面包,还做了蝙蝠耳朵,就是它了,我觉得就算难吃到爆炸我也要吃。顺便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要把超人的汉堡做成蓝色?那玩意我觉得吃着都渗人。”


“不行。要想激活到最大程度,目前结果来看只能靠激光,只有激光能放大功率、增加其穿透性的介质。子弹还是太弱了,如果不能激光加持,感觉不行。”布莱德站了起来,表情崩溃,“蓝色不就是美国人的情节吗,蓝色蛋糕你吃的还少吗??我靠,再这样聊天我都要精分了,妈的下班下班,加班又没有加班费。”


“走走走,去趟主题餐厅。顺便我记得老城区那边开了新夜店,是不是蝙蝠侠主题?”史黛拉打了鸡血一样站了起来,“想到蝙蝠侠我就充满了力量!我的爱豆!为你燃烧!”


“今晚不醉不归!”


布莱德也激动了起来,两个人扔掉实验室白大褂,抄起外套就要走。


 


“我记得还没到下班的时候……?”


“不好意思,我的‘对上班不适’生物钟告诉我已经到时间了。”布莱德毫不在意的回答。


“就是!不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那还是工作吗!”史黛拉赞同的点头。


两个人勾肩搭背的就要往电梯间走,突然一股寒意涌上心头。


 


已知:实验室只有两个工作人员,而回答问题的不是他们两个其中一个。


提问:第三个人是谁?


答:1.是鬼。2.是老板来查岗。


 


无论是哪个答案,今天都药丸。


两个人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缓缓转过身。


面前是一个面带笑意的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对方穿着黑色卫衣和普通的牛仔裤,脖子上挂着运动耳机,身上还斜跨着一个包,看起来像刚刚下课跑过来的学生一样。


看到对方,布莱德和史黛拉倒吸一口凉气。


如果真的只是个大学生,倒不至于让两个人吓到这个地步,关键就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份:帅气而富有朝气的脸庞、还有带着酒窝的乖巧笑容和礼貌的举止都让人难以忘记——没错,他就是老板的养子之一,而且据说是未来接班人的提姆·德雷克。


这还不如是鬼呢!


以为是老板结果是未来老板是什么鬼!


两个人想哭的心情都有了。


为什么这个人走路没声音!


 


大家都知道,顶头老板布鲁斯·韦恩,哥谭宝贝布鲁西,平常并不是个靠谱的老板,时不时就消失去极限运动、搞搞绯闻、做点稀奇古怪的投资,所以自打收养了这个养子之后,韦恩集团现在很多决策甚至管理都是眼前这个孩子在兼顾学业的情况下搞定的。这样聪明又努力的孩子让人惊叹,但是他也从来不是表面那样乖顺可欺,他更多的是被称作黑心笑面虎:当年他刚刚接手部分工作的时候,那些欺负他年纪小就来倚老卖老的老股东们,可都吃了不少哑巴亏。而他自己也靠着大学生的外表经常混迹在各个部门,专门盯着一些不好好工作或者动了歪心思的员工。


大家都默认德雷克会在大学毕业(或者硕士博士什么的毕业)之后接手韦恩集团,坐上第一把交椅,而且他的养父布鲁斯·韦恩也一副乐见其成的样子。


细数下来这些年对方的“战绩”,让布莱德和史黛拉两个人抖了一抖。


完了,我们肯定要因为迟到早退还明目张胆被开除了。


 


德雷克却只是摆出了例行的笑容:“我相信两位只是打算休息一下,是吧?”


布莱德两人点头如捣蒜,迅速恢复了工作的样子,只求对方可以放过自己。


“不用紧张两位,我就是有些好奇你们研究的新课题,所以来看看。”德雷克带着点歉意的表情歪了一下头,“没有打扰你们吧?”


“没有没有没有。”


“没有没有没有。”


两个人严肃认真的点头。


“那,麻烦给我讲讲各位的研究进展?”


“好…好的。”


 


在布莱德和史黛拉两个人翻找数据的时候,提姆轻快的给布鲁斯盲打了一条短信:


【已经在实验室了。】


 


好在布莱德和史黛拉这一个星期也不算是白研究,再加上两个人其实只是普通的研究人员,也没有什么歪心思,提姆本身的专业知识也够硬,特别专业的名词部分也会由两个研究员解释清楚,三个人的沟通倒是顺利的进行了下去。


“它由多层质地包裹,中心为晶体结构,稀有,具有放射性,自发微光,不能被人工合成,当然是暂时的。”


“而氪石本身是半衰变结构,对氪星人细胞抑制活性影响很大,但是本身并不能对超人影响过大除非长时间暴露在其本身,必须用激光或者其他介质作为激活。*”


“对的,这样子弹就毫无意义了。”布莱德认同的指着关键数据给提姆看。


“你总结的真好。你应该和我们一起工作,提姆。”史黛拉有些兴奋地点头。


几个人年纪相差并不是多大,在加上提姆刻意的融入,讨论结束之后三个人已经开始互称姓名了。


“另一方面我觉得研究方向可以偏向氪石对人类的影响,毕竟我们的目标还是服务大多数的人类,这个玩意的半衰性很有意思,可能对人类癌症有点研究性。”说到这里布莱德皱起了眉,带着点试探看向了提姆——韦恩集团的未来领导人,“我们不打算把这玩意武器化的……对吧?”


“当然不会。”提姆难得没有带着有些客套的笑容,只是认真点头,直视着对方的眼睛,“韦恩集团只是为了哥谭和世界更美好的未来。”


 


“呵,说的真是大义凛然。”


一个明显挑衅的声音来自不远处的……下方。


一个看起来就暴躁的小孩子,和一个一看就是带着对方过来一脸不耐烦的高个子机车风格的青年,对方甚至还不羁的给自己前额的头发搞了个白色挑染。


……真巧了。


又一个韦恩家的养子和他的保镖(?)*。


韦恩家的老四。


布莱德和史黛拉有些恍惚,今天是什么好日子???


明显看出原本还是正常笑容的提姆一下子变成了想杀人的那种带着怒意的微笑,这让围观二人组浑身一颤。


“哎,鸟宝宝们你们都到啦,怎么都在这里呢。”好在又一个新来的人打断了这肃杀的气氛,“我刚刚问前台他们说你们都在这里,我就过来啦。”


新来的人是个身材高挑的青年,有着标准桃花泛滥的高颜值帅哥脸和好听的声音(史黛拉补充:还有个一级棒的屁股!),衬衫外面就套了个夹克,看起来刚刚下班的样子。这张脸必然毫不陌生了:


韦恩家的第一个养子。


迪克·格雷森。


 


我怎么一点都不奇怪呢。


布莱德和史黛拉对视了一眼,看到了对方的心死。


 


好在几位少爷只是开开心心的在实验室叙起了旧,听起来好像是今天家里有聚餐什么的活动,家里人都会到的样子。布莱德和史黛拉也就当一边听八卦一边干起手头最后的整理:没办法,领导在这你总不能早退吧?


“哎,你电脑里这玩意是什么。”毫不客气的少年音响起,手还指到了屏幕上。


那是布莱德桌面的一个文件夹,名字明显无比的写着:ROBIN


布莱德也理所当然的解释给这位小少爷,附带谜之骄傲的笑容:“怎么,小少爷不知道吗?Robin,蝙蝠侠的助手,这里面全是罗宾的照片,我的力量源泉。”


此人丝毫不觉突然凝固的气氛,和周围人看变态的眼神,兴致盎然的用夸赞爱豆的语气开始给“小少爷”安利罗宾:“超酷的哦,四代罗宾,每代我都有!”


“四代?”迪克带着点疑惑的语气凑了过来,装作一个不知情的路人,“我以为就一个呢。你怎么分出来的?”


“不一样不一样,你不可能让一个孩子十几年不长大吧?”迷弟露出了原本的样貌,开始切换学术模式配合电脑的图进行讲解(安利):“你看,第一第二代的虽然制服和身高都很像,但是我和他们年纪差不了太多,所以以我为范本的话按照年份和骨骼生长趋势,这完全是两个人,如果有高清照片我就可以分析出对方的骨骼和生长趋势,每个人的骨骼是绝对不会骗人的!这样就可以印证我说的了。”


“除非是个不会长高的矮子……我不信罗宾是矮子!”布莱德摇摇头信誓旦旦的握拳。


韦恩家三人开始用一种你拉低了我们平均线的眼神望着某位小朋友。


还没等小朋友暴躁,布莱德就开始神经大条地继续说道,“而且据描述这两个人的性格也很不一样。”


“怎么个不一样,一个脾气好、一个脾气坏?”一直没怎么开过口的挑染青年带着点嘲讽的语气接了话。


“小翅膀你……”迪克有些无奈的打断了对方的问题,拉住了对方的胳膊。


“这倒不是。”布莱德到没听出什么特别的,只是一本正经的继续解释,“人们都说这两个孩子,一个是开朗活泼到不行,就像小鸟一样在蝙蝠侠身边带来快乐的气息,另一个可以说是……容易害羞?”布莱德挠了挠头想出了措辞,“是个愿意拼尽一切帮助别人,却对对方的谢意和好感感到手足无措的好孩子。”


角落的青年有些无措的张了张嘴,却没有再打断对方,他的兄弟们也只是悄悄的露出了一个微笑。


“我觉得罗宾都是好孩子啊,然后就是很明显了,换了制服之后就是这个大一点的少年了,再之后……就是这个矮子了。”语气带着点分明的嫌弃,这简直激怒了被强行压制好几次的小少年,达米安眼中的怒火已经可以实体化了。


“总之,我觉得蝙蝠侠是很厉害,很伟大没错,他拯救了这个城市或者说世界,但是罗宾也值得我们记住。”


“我们永远不能忘那些幕后工作者不是吗?”研究员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带着点仪式性地轻轻关闭了文件夹。


“而且如果没有罗宾,蝙蝠侠不就太辛苦了吗……”史黛拉咬着笔在旁边听的认真,虽然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她同事安利罗宾。


史黛拉一扭头就关注到了正要爆发的达米安,这让她吓了一跳,一脸认真的问起对方:“小朋友你是不是因为没写作业才这个表情?要不要姐姐借桌子给你写?”


“噗。”笑声根本不用猜就知道是自家兄弟们发出来的,要不是在自家大厦、自家实验室、身份不能暴露的情况下,达米安真的打算抽出刀威胁一下这两位研究员。


“不——用——。”达米安咬牙回答。


“哦这样啊,”史黛拉慢吞吞的点点头,转回聊天群众的方向:“其实他那个不算啥。”


 


“他只有35个G的罗宾。”


“我有1个T的超蝙。”


说着她就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移动硬盘。


“还备份了10份。”


“一个T。”


“我的生命源泉。”


“喜与乐。”


“十四行诗。”


“夏日的梦。”


 


“……”这回看变态的眼神大家统统送给了这位本来看起来最正常的女研究员。


“怎么,你们瞧不起超蝙吗?”史黛拉语气变得危险起来,拍桌而起,“蝙蝠侠是什么人!是我们的英雄!他那么厉害那么伟大,谁能配得上他?必然只有太阳之子才能配得上了!光明与黑暗!日与夜!最黑暗的英雄和最光明的英雄!他们是不可分割的一体!是彼此的半身!我爱超蝙一辈子!!!”


“说的好!”


“好兄弟!”


“战友!”


韦恩全家就看着两个研究员先是被自我感动,然后甚至开始斗志昂扬的准备要产出。


大家明智的选择了不插嘴这种话题,任由两个研究员开始欢快的讨论。


 


“说到蝙蝠侠就不得不说夜翼了吧?要带夜翼玩吗?”


“带啊,所以,你说夜翼到底算不算哥谭系的英雄呢?”


“布鲁德海文其实也可以算哥谭附近的?”


“哎……毕竟是罗宾自立门户,可以算蝙蝠家的吧。”


“我觉得夜翼和丧钟在一起靠谱。”


“啊,丧钟对夜翼的执着有点过头了啊,感觉和STK一样了?”


“犯罪的味道,不行吧,小心被雇佣兵砸玻璃啊。”


“雇佣兵才不会砸玻璃好吗。”


“那可不一定,爱情让人冲昏头脑。”


“你这不又绕回去了??”


 


韦恩家的知情人士们看向“夜翼”的眼神都变得古怪,似乎在表达着同一个意思:你还和丧钟有一腿?


迪克瞬间有一种想去灭口,或者加入个邪恶组织搞个洗脑机器为研究员和自家弟弟们服务一下的冲动。


在杰森已经要笑出声的瞬间,研究员们却自顾自的继续聊了下去:


 


“那你这么说不如让夜翼和红头罩一起,都是哥谭的活跃过的,而且最近时不时会搭档?”


“啊……懂,我觉得这个好,英雄和反英雄,白道与灰道,情感与理智的碰撞!”


“你看两个人坚守的方式和道路都不一样,但是本身想做的事情是好的,感化与被感化,互相之间的理解和交融,最后走到了一起。”


“我喜欢!”


 


“噗。”看着杰森从嘲笑瞬间变成了吃屎一样的表情之后,达米安没忍住笑出了声:“哈哈哈哈,法棍杰森你也有这么一天。”


“你、给、我、闭、嘴,蝙蝠崽子。”杰森咬牙切齿的对达米安做了个威胁的动作。


提姆秉持着最后的良心,只是强忍着笑意拍了拍也是一脸痴呆的大哥。


 


“哎,还有谁?”


“红罗宾吧?”


“哦对耶!他好像和超人家的超级小子有点……?”


“超级小子?但是我怎么听说超级小子和超女才是一对?拆人家cp好像不太好?”


“有吗?不是说是和火星少女在一起了?”


“火星少女吗?不是他们到底分手没有??我好好奇哦。”


 


所有人默默的远离了提姆一步,防止被小红鸟的怒气波及,在蝙蝠家可绝对没有人敢惹提姆不高兴,这么看来绯闻满天飞还想追求红罗宾的超级小子,估计是命不久矣。


然而没有自知之明的两个研究员丝毫不惧温度下降的空气,甚至为红罗宾担忧起了感情生活:


 


“那这样红罗宾岂不是很可怜?”


“有理……”


“不是人家说那个新cp也很好吗?红头罩和红罗宾,都是红的。”


“对啊。这简直是拉郎??但是谜之有毒??他们俩有什么关系吗?”


“之前哥谭出事的时候,不是两个人联手一起帮着蝙蝠侠拯救了哥谭,那之后就有谣言了。”


“而且据说战斗场面‘异常火爆’。”


“怪不得最近这么火,但是他们真的满默契的,说平常不认识我觉得不可能。”


“就是啊……好想知道这些超级英雄是什么关系。”


“不知道最安全啦。”


 


杰森表情不改,自觉地远离了提姆三个站位。


惹不起,真的惹不起。


但是已经晚了。小红鸟似笑非笑的脸已经转了过来,杰森冷汗一下就下来了,提姆开口就是:“我想……”


迪克一个箭步就捂住了提姆的嘴,冷静的接口:“不,你不想。”


谢了,大哥!


杰森此刻真诚的附送了迪克一个眼神:这个情我记下了。


我这都是为了你啊。


迪克眼泪在心底长流。


 


“其实还有啊,红头罩和军火库,不是还有个组合,法外组?超酷的。”


“你说红双喜吗?我喜欢耶。你要这么说,夜翼和红罗宾的cp不是也有吗?”


“哦对啊,前辈和后辈,自古红蓝出cp?”


 


不知道为什么,杰森和迪克在这一刻感受到了心灵的平静。


还有什么能伤害我呢?


没有了。


 


“那还有四代罗宾呢。”


“他还是个孩子。”


“可是超人家的那个小超级小子不是也……”


“养成吗……”


“你在想什么呢……牢底坐穿哦。”


“那还有别的反派……”


“……这么看我们真的是什么混乱邪恶都吃啊……”


 


达米安·韦恩,今天突然不是很想说话。


凭什么他就只能和超人家那个傻小子一起?!


 


“但是你不觉得有规律吗……”


“怎么。”


“你看,夜翼和红头罩战斗默契,红头罩和红罗宾战斗默契,四代罗宾和红头罩偶尔的合作也不错”


“你的意思是他们互相认识?这个很正常吧。”


“但是我觉得他们更像长久共事的那种默契。我怎么觉得他们是一家子,或者一个人教出来的。”


“我觉得是一个老师吧?一家人有点勉强。那就是蝙蝠侠教的?”


“可是蝙蝠侠教的,不应该都是罗宾吗?”


“所以红头罩也是罗宾?”


“你还记得消失的二代罗宾吗?”


“?!”


“你这么一说……”


“我突然这么一想……”


“那一家子也不是不可以了。”


“虽然未知因素很多,但是假设是这样,再如果按照哥谭谁有四个孩子还有相应的年龄交叉对比的话,没准可以知道……”


 


……


这回事情真的大条了。


几个罗宾交换眼神,虽然他们应该现在打断对方的交流或者真的开始搜索,但是刚刚经历的一切让他们内心下意识的拒绝,万一对方再来点灵感呢?!四个人甚至打算干脆把这俩人打晕带回蝙蝠洞给老蝙蝠处理得了。


但是万万没想到,两个人自觉地给他们省了这些麻烦。


 


“不会啦,超级英雄没那么好找的。”


“就是,散了散了,查人好麻烦。”


“还不如写文画图出本子。”


“刚刚那些cp就不错啊,努力一下月底漫展还有戏。”


“肝不动,顶多无料。”


“搞它。”


“我去找群里那个太太邀图。”


“得嘞。”


 


这就是人类啊(??)。


现在不知道是该感谢同人文化,还是为即将诞生的新故事哭比较好了。


今天的罗宾们也心情十分复杂。


 


好在时间过的飞快,韦恩家的少爷们也在客套了几句之后一起离开了,留下布莱德和史黛拉准备收拾收拾离开。


“终于走了,我还以为我们的饭碗又保不住了。”


“万幸万幸。”


“你把那边氪石样品收一收,我们溜吧。”


“唯一没有衰变迹象的那个被我们拿出来玩的粉色样品呢?”


“哎?我没看到,你看看那边?”


 


“你们在找这个吗?”


举着小块矿石样品的记者先生在门口向两个人打招呼,“我在那边地上看到的,就拿过来了,是你们的吗?”


淡粉色的光芒映在来者的手上。


 


 


 


 


*文内对氪石的研究分析来自BVS电影内容。


*设定为杰森在复活之后没有再公开自己的身份,所以普通人不知道对方长大的样子,只知道韦恩家有一个养子因为意外事故去世了。


 





评论(1)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