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

同人文儿合理请看置顶!超蝙,盾冬,贾尼,绿红,EC,贱虫,kontim,jaydick都有吃!
脑洞太多,能力太差!写着开心就好,我控几不住我记几呀!(╯°Д°)╯
写得不好还请包涵(._.)

(超蝙)我们结婚了 05

04030201

超蝙,ooc,私设无能力谈恋爱。

这故事我写的越来越放飞自我了,大家看着开心开心吧。


五、

一切就如预想的那样顺利。克拉克和布鲁斯的人气日渐上涨,他们出现的地方总是挤满了人群,狂热的粉丝们把他们所有的新密举动制成了影集,视频,标牌,比本人还更热切的宣传这份因节目而产生的美好姻缘。

在聚光灯下,隐私就像是薄纸箱里的金子,人人都想撕碎盒子拿走里面的财富。布鲁斯常年面对此事,早已游刃有余,而克拉克就不一样了。从大都会到斯莫维尔,他的每一个爱好,每一处去所都被各种狗仔粉丝彻查到透明,甚至于每天的行程安排都有人调查出来放在网上。如果这只是出于热爱,对克拉克来说并不危险,但实际上,更多的人躲在屏幕背后虎视眈眈等待的是为了他出丑,或者说是为了从他之处抓住布鲁斯·韦恩的把柄。这就是佩里警告过的他会面临的危险,也是布鲁斯一直叫他跟紧自己的理由。但克拉克并不能时时刻刻粘着布鲁斯,毕竟他们只是“荧幕情侣”,节目以下,各自生活。

也许他该从一开始就拒绝布鲁斯的提案,在节目谈恋爱是一回事,私生活被窥探就是另一回事了。克拉克发誓自己为此所了很多准备,但显然未体验过这样生活的人准备的并不全面,幸好与节目组签署合同中有对家人的保护条款,不然他真的不知道怎么才能在如此汹涌的舆论浪潮中保护玛莎。

克拉克学会了面对狗仔时给一个微笑,在大街上合照和收到礼物也逐渐开始习惯。他还有点喜欢大家给他和布鲁斯的小昵称,自制的周边玩偶他也收藏了几套。他能挺过来,不过是作为公众人物会日夜不间断的被关注而已,情况还在可控范围内。

可终于布鲁斯的狂热拥护者还是看准机会和克拉克产生正面冲突,单方面的冲突:一小撮粉丝在他回家的路线上将他团团围住,大喊着要他把他们的布鲁西还回来。他预想过这样的情形,毕竟布鲁斯不单单是个大公司的总裁,还是个有漂亮脸蛋儿的万人迷。

快步闪过几条街,还是不敌对方用人数优势围追堵截。很快,克拉克被人群气势汹汹得封在窄巷中间,前后夹击。他本应该奋起反击,但对方机智的把女士们安排在最前面,让他无法出手。
就在他思考如何能理性的交谈时,一只戴着戒指的手已经对准他的脸重重来了一巴掌。
“嘶。。。!” 痛感清楚的形成一个手掌的轮廓,银制戒指在脸上留下了更深的红色。
“布鲁斯根本不需要你这样毫无身份的普通人来保持名声,你只是拖累他,榨取他的价值!你到底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
“小姐,这个节目并不是我安排的……”
“谁知道你用了什么肮脏的手段让自己入选。”那个手掌的主人正在向身后的人招呼,炫耀自己的进攻胜利,“你们看啊!这就是这个衣冠禽兽的…” 克拉克再次抬起头对上了那双充满怒气的眼睛时,对方的语气却变了。“哦,真他妈帅…“ 
紧跟着,第一圈围观的女士们都在注视克拉克的同一时间倒吸一口冷气。

克拉克抬手揉揉疼痛的脸颊,见对方没有更多动作,才弯腰去捡被甩到地上的眼镜。他听见那只手的主人从撕心裂肺的斥责变成了温柔的淑女口气:“不是…我…我很抱歉…很痛吧。”那位女士捋了捋自己的头发,竟然开始对他微笑。“要不要去医院?我出医药费。真的很抱歉。”
克拉克起身戴好眼镜,怀疑这和刚才是同一个人。身边其他人的窃窃私语也吸引了他的注意。
“我的天啊,你看见了吗?这样的人竟然只做个记者!”
“我看见了!你拍了吗?我们该拍下来。”
“妈呀,他的脸蛋儿就像是雕塑,大天使加百列,或者拉斐尔。你明白吗,天使才会有这样的脸!”
“真希望是我碰了他,哦不,这红红的眼眶,她做了什么啊!”
这…解释了很多。

克拉克环看一圈,感觉脸上的痛感也消失的差不多了,他轻轻摇摇头。既然对方已经没有敌意,那么自己本来就不想卷入冲突,任何的负面新闻如果牵扯到布鲁斯就不好了。
“我没什么事,女士,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能走了吗?”
“我真的很抱歉,”女人追着他走了几步,将一张名片塞到他手里,“如果有任何需要的请联系我。”
“谢了,但我真的没事。”他把名片退了回去,“只是请下次不要用这种方式来找我谈话好吗?”
“当然,当然…”
窃窃私语的声音逐渐发展成嘈杂的讨论,克拉克在造成更多的影响之前赶紧走出了巷子。

另一头,布鲁斯正在为网上火起来的新cp烦恼——卢布。

要说这是怎么出现的,谁也不清楚。只是突然有匿名人士指出他和克拉克的组合仿佛就像是哥谭和大都会的联姻,让两个城市更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可想而知,反对之声就此出现。很多人认为一位记者并不能代表他们光明繁华的大都会。紧接着,人们举例出众多大都会黄金单身汉用来和小记者对比,其中最受推崇的还要数莱克斯企业的顶头领导人,莱克斯卢瑟。支持者们纷纷提供两人交好的证据:布鲁斯和莱克斯的会面中会拥抱问好;两人会一起品酒;相识合作多年;而且都是城市代表性人物。神奇的网络让这个cp一夜之间就得到广泛的承认。

会议室中,布鲁斯正经受着来自卢瑟秘书团队满怀爱意的打量,那女孩儿“我们总裁真会挑人啊”的笑容让他在会议室坐立不安。
“咳...莱克斯什么时候来?”坏了。名字一出口布鲁斯就看见那位秘书的眼睛越发明亮起来。
“请韦恩先生再稍等片刻。Boss正在向这边赶。他今天中午刚从法国回来,下飞机都没有休息过。似乎行程中有幸拍到几瓶酒,说不定晚上二位可以一起共进晚餐,然后…”
“...你可以出去了。”
卢瑟及时打断这段尴尬的对话。
“是,Boss.” 女孩儿冲卢瑟挤挤眼,但卢瑟只想翻个白眼。

终于房间里只剩下两位男士,他们喝着威士忌聊了一会儿近期的合作问题,话题不可避免的绕到了这个莫名崛起的cp上。

“所以,解释一下吗?包括之前你秘书的行为。”
卢瑟看了看电脑上的话题头条,无奈的耸肩,“我解释什么?又不是我让他们这么做的。我可不是多年暗恋自己对手兼合作对象的苦情恋主角。”
布鲁斯指着大新闻:“那这是什么?卢布的热度几乎就要赶上我和克拉克。”
“这个节目我也参与投资了,我干吗要跟自己做的节目过不去?你以为每天听着秘书用甜美的声线向我报道你的行程是有趣的事吗?”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要不,你找个婚约者什么的。”布鲁斯叹一口气,看了看愁容满面的卢瑟,似乎他也在这场舆论的浪潮中受尽煎熬。
“韦恩少爷,这就不是你该管的了吧...说到底,要是没有你和克拉克·肯特这个事儿,我们俩之间也根本就是一清二白的关系。”
“这你不能算在我身上,是你的好节目组选择配对。”
整个话题都让卢瑟反感得不行,可事实如此,他又无法反驳,只好闭着眼睛啧一声。
“我会想办法,再这么下去我也受不了了。”他瞥了一眼门口完全暴露的、自以为隐藏着的莱克斯企业员工们,“你还是先和你的小记者把热度占回来,我会封锁卢...我们两人相关的消息。”
“非常好,卢瑟先生。希望这次的风波赶紧过去,不然可能会要影响两家公司的股票。”
“早就开始影响了…我会尽快。”

走出会议室,布鲁斯有一种意外的开心,就好像他刚刚跟卢瑟宣布了自己是个专一的人并拒绝了卢瑟的诱惑...当然,实际上不是这样的过程。现在他没有其他的安排,倒不如突袭克拉克的小公寓,和他的合约爱人商量占回热度的办法。就在他想给克拉克提前打个电话通知的时候,卢瑟的消息抢先一步的传到手机。这么快的效率,想必股票的情况还是有些严重了。

『你的小记者这么快就霸占了热度。好好掌握时机,明天早上再出来。这样我俩的新闻一定不会再出现了【图片】』

这…克拉克为什么会被围堵?!

布鲁斯甚至没来得及等司机提车,他跑出莱克斯大楼,紧急打一辆出租赶往克拉克门前。奥利弗早就告诉他应该在他的小记者身边多警戒些,现在就因为自己的疏忽而让他遭受这样的事,布鲁斯担心之余又尽是自责。政治和商场的斗争与淳朴的克拉克之前的生活相差甚远,如果真被人就此盯上...他需要看见他完好无损,他需要见他,就现在。

门开了。
那个大男孩穿着白色背心和运动长裤,手里握着一小包冰块贴在脸边,碎发有些凌乱的搭在额前。一双睁得大大的蓝眼睛把他对来者的惊讶暴露得一清二楚。
“布鲁斯?!尼枕么…”察觉到自己声音不对,克拉克才想起放下冰块,舔了舔嘴唇。“先进来吧。”
布鲁斯进了屋,他装作自然的整理着呼吸,偷偷在克拉克身上下扫视几次才安心。这时,克拉克已经将温暖的可可端到他面前。
“谢谢…” 他的眼神停留在克拉克侧脸上的那一道红色划痕,手指不自觉得抚摸上克拉克的新伤。
“…布鲁斯?” 后者显然被这一举动惊到,安坐在沙发中一动不敢动。
布鲁斯反应过来,收回手和眼神,不安的在沙发挪了挪。
“脸怎么回事?”
“没什么,不小心撞到的。”
“还有什么别的地方受伤吗?呃…我是说撞到吗?”
像大秘密被发现一样,克拉克转回身看这布鲁斯。只不过是一巴掌,克拉克本没必要拉着布鲁斯担心,如果对方对此事回应不当再有人借此做文章,才是刚大的麻烦。
“你知道了?”
“……嗯。”
“网络消息也太快了…”他抬手把自己的头发揉得更乱,蓬松柔软的样子让布鲁斯花了好大力气才抑制住亲自上手的冲动。“被女士们这样围住还是第一次啊,跟你一起出节目还真让我更受欢迎了。”
“…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
“都是因为我。奥利提醒过我可能会有人对你不利,但我没施行任何措施…要不我给你分配几个保镖吧,再加上专属医疗班,或者你需要什么…”
“喔、喔...停一下布鲁斯,你太激动了。” 克拉克轻轻拍着布鲁斯的后背表示安抚,“你看我根本没事儿,就脸上这一点。那些粉丝也只是一时激动,他们已经道歉了。我好歹也是个男人,照你那样保护看起来才更危险。”
布鲁斯抿着嘴,他不知道如何才能让自己安心。只能听话的抿着可可,偷偷瞄身边那个脸上挂着彩还笑得灿烂的人。
“所以,你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也不全是。我今天和卢瑟开会。结果看到…” 布鲁斯已经放松下来,他把喝了一半的杯子放到桌上,自然的靠进沙发。一天的工作和之前的紧张感消耗了很多体力,柔软的沙发和甜可可在此时让他充分放松下来。
“我没事。”克拉克就着两人贴近的姿势,用手指轻轻抹去布鲁斯唇边残留的可可。“一会儿帮你叫车回宾馆?”
“我…”过于温柔的动作和莱克斯让他留宿一晚的提议在布鲁斯脑中盘旋着乱作一团。唇角的拇指比可可的温度更高,撩拨着布鲁斯的心尖。
“嗯?”而面前清澈的蓝眼睛还在闪烁着,满含笑意。

我最近真是太放松自己了。
布鲁斯在终于摸到柔软的短发,吻上水润的嘴唇时这么想。
tbc。


评论(8)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