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

废柴佛系甜饼写手,随缘更文儿。
超蝙,盾冬,贾尼,绿红,EC,贱虫,kontim,jaydick都有吃!
脑洞太多,能力太差!写着开心就好,我控几不住我记几呀!(╯°Д°)╯
写得不好还请包涵(._.)

(超蝙)The Superman Show 3


 超蝙,ooc,楚门的世界au,两人是又不是超级英雄(?)

简要:超人为蝙蝠挡下一枪,有超能力的他竟然受伤了?蝙蝠又要怎么在保住自己的身份秘密的同时对他救援呢?

注意:

1、发现可能有小伙伴没看过楚门的世界。稍微介绍一下这个电影的世界观。男主从小就被电视台收养,生活在一个虚拟的小镇,整个镇子都是节目组作出的巨大片场。男主的生活是24小时直播的,电影中是工作室保险业务员,已婚。在这里我写的克拉克是记者,未婚。

2、也许有小可爱发现了我加了很多广告(x)在里面,原电影就是用这种方式来突出这个虚假世界的不和谐感,我写出来是为了好笑了。

3、上次有亲亲问:克拉克早上起来想用热视线煎个蛋怎么办?这我之前也一直在思考。最开始我本来想给克拉克直接植入高科技芯片,但是那样节目组可以控制他,跑出来就太难了。于是决定飞行啥的都是超人制服的科技(布鲁斯的衣服也应该有这套系统,为了保证安全),力量和刀枪不入是因为制作道具。眼睛,我只能给他从小放入隐形纳米机器人了...

4、为啥这么久超人都发现不了?原电影中也提到这个问题,电影的解释是:人们相信自己想相信的。我觉得当人一直生活在一个环境下,如果没有特别可疑的问题,他不会有意的去怀疑真实性。以上。

接下来是今天的更新~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ww


三、

第二天,克拉克是在被蝙蝠侠铺天盖地的报道淹没中度过的。他的完美女友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拿到了昨晚蝙蝠侠打击罪犯的新闻。星球日报头条被一个大大的红色广告体BVS占据,下面还有更引人注意的标题:“大都会守护者之争”。克拉克发誓,要是让他找到是谁拍下两人见面的场景,他一定会把他所有底片都扯出来。

“我们的超人好像遇到了对手。”吉米的声音幽幽地从背后传来,吓了克拉克一个趔趄。就这两天,他所有的超人感官就像被蝙蝠消息堵塞了一样,对什么都很迟钝。
“你就不能正常的出现吗?”克拉克转过来转椅,皱着眉头看他的好同事。
“我想营造点儿惊悚的气氛,怎么样,吓到没?”大男孩得意地拍拍胸脯,引得克拉克笑出来,“有没有点儿那个蝙蝠英雄的意思?”
“不得不说,吓了我一大跳,你只差一件黑色披风了。”
“不过我说啊…”吉米坐回椅子,把头支在靠背,用他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克拉克,“那张网络流传的照片上有超人,他没跟你透露点儿什么?”
克拉克耸耸肩:“没有一点儿风声。也许可以问问,但我不觉得他会告诉我什么。”
“你说他们…”他把声音压的更低,“会不会有什么秘密关系?”
“什么秘密关系?”
“比如…氏族仇人?光明的超人族夺去了政权,从此蝙蝠族只能生活在黑暗中……”
要说吉米有什么特长,除了摄像以外恐怕就是他是无人能匹及的想象力。
“你不去写小说真的是可惜了。”
“我就打个比方,也让你在询问超人时有个心理准备。他们外星英雄的生活,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他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就当是感激了吉米的好意。
“但你也别太沉迷于蝙蝠侠,你还有别的工作不是吗?”
克拉克一时反应不过来,这句话让他想起揭秘他身份的那张脸,难道另一份工作…?
吉米拍拍他的肩膀,指着他身后电脑上的空白文稿:“佩里可不喜欢’皇帝的新衣’这个故事。”
主编是比蝙蝠侠更恐怖的存在,当这个形象笼罩了他们的话题,工作是唯一逃脱的办法。
——————————————————————————

“这是我的猎物。”
令人毛骨悚然的低沉嗓音从背后响起,克拉克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他把罪犯慢慢放到地上,转回身来。果不其然,那位“蝙蝠之王”正蹲在屋檐之上俯视着自己。
“什么叫你的猎物?是我抓到的罪犯。”他把手抱在胸前,不悦的反驳。
绳索快得来不及反应,强壮的罪犯突然被勾起来,横着就飞到了蝙蝠侠身边。
“现在是我的了。”
“嘿!你作弊!”克拉克冲着屋顶大叫,可蝙蝠侠并不吃这一套。
“我说过让你别插手。”
“这本来就是大都会境内的问题,而我是大都会的守护者,理应由我来管。”
“抓了这些小混混也不会提升你的声望。”
“让别人带走就会了吗?”
克拉克看回蝙蝠侠瞪着他的双眼(确切地说是面罩上的两块白色),因为在嘴炮上略胜一筹而开心。
“希望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对方没有纠缠的打算。他像上次一样拿出黑色的钩索,准备离开。
可同样的把戏在超人面前不适用二次。克拉克闪现在他面前,一把捏住刚要射出的钩爪,在蝙蝠侠怒气越发旺盛的眼神中扔下铁块。
“别急着走,我们可以聊聊。”
“我跟你没什么好聊的。”
克拉克没放弃,他又上前几步伸出手:“没必要这么大敌意,我又不会伤到你。” 蝙蝠扯起黑披风护在身前,警惕着那只表示善意手。就像是受惊的小猫一样。克拉克想着,脸上也不自觉微笑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对峙也开始变得有些尴尬,克拉克一动不动,好像铁了心今天要说上句话。最终还是蝙蝠侠先按捺不住,他放下披风,抿了抿嘴唇刚要说什么,倒塌大楼的烟浪就打断了两人即将到来的友好交流。
“看来有麻烦了。”
没等蝙蝠侠再拿出神奇的道具,克拉克就把他拉起来横抱在怀里赶往现场。他感觉到那只大蝙蝠不满的挣扎几下,但上到高空以后也就安稳的接受了这种“交通方式”。

刚一落地,他怀中的黑猫就窜了下去,后退着克拉克撤开好几步远,更紧的拉着自己的披风。克拉克忍住再逗弄他的心情,现在他们面临着更大的问题。

很明显,刚才的罪犯只是大团伙中的一位小成员。声东击西的引走可能威胁计划的超人后,他们炸开了大都会的地下金库。而且为了给自己的行动争取时间,他们并不介意再多炸两栋楼。随着金融区中心最高建筑的倾斜,密集的高楼大厦就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沿着商业圈一路坍塌。
“罪犯们交给你了,我去解决爆炸。”没等回应,克拉克已经纵身跃上高空。他挡在即将被影响的那栋大厦前,双手抵住压倒过来的巨墙,用上他全身的力气,把已经千疮百孔的建筑推向满是是废墟的另一方向。

布鲁斯这边也并不轻松。他刚欣赏了几秒超人现场版华丽的演出,耳机里就传出指令:观众们对蝙蝠侠的喜爱超出了预计,现在他也要有自己的单人镜头了。也就是说——他要和罪犯们过过招。所以布鲁斯不得不拖着沉重碍事的披风,对一个个冲过来的群众演员用上他几年的搏击和截拳道技能。他不确定自己下手是不是太重,有几声叫喊听起来不那么像是演技。

等克拉克回到他身边时,罪犯们已经在路边七七八八的倒下,痛苦的呻吟。
“干得不错。”克拉克降在他身边,赞赏的说。
“还用你说。”布鲁斯揉着自己酸痛的胳膊,心中暗骂群众演员的人数也太多了。

“啊……真亏得你们能解决,不过这都只是前菜。”
两人一齐转向声音来源。一位戴着高礼帽,身材臃肿的鹰钩鼻从废墟背后走到制高点,有些跛脚的中年男人把身边支撑的雨伞在地面戳得嗒嗒响,让这本来就惹人厌烦的形象更让人想来上一拳。

“企鹅,你想要什么?”蝙蝠侠先开了口,克拉克看得出他和这位圆滚滚的罪犯是旧相识。
“我想要什么,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油腻的脸上展开笑容,露出几颗镶金的牙齿。“金钱,权利。还有…”他抬起那把伞,用尖端指着蝙蝠侠,“名声!”
“蝙蝠侠!”
“嘭!”随着伞尖的烟雾爆出,特制的子弹也从隐藏枪口中飞窜出来。布鲁斯已经提前做过测试,只要他后撤一步,再及时闪身…

那枚子弹切切实实的打在超人的胸膛。

布鲁斯看不到发生了什么,他眼前的亮光完全被高大的红披风所遮挡。他只知道超人叫喊着他的名字冲过来。之后,一切就像是慢动作。超人缓缓后仰,靠入他怀里,僵直的身体继续下滑,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克拉克?克拉克!”

“操!怎么回事!谁装的子弹?!”
“对不起导演!这个镜头蝙蝠侠能自己上闪过去,可是…”
“可是什么?你们他妈用什么做的子弹?我要的是道具!你以为自己是军工厂吗?”
耳麦中一片嘈杂。

“你们都…做了什么…”布鲁斯攥紧了拳头,从倒下的超人身边缓缓站起,“看看你做了什么……”
“不…呃这…”反派演员面露难色,他有意后退,却得到继续下去的指令。可怜的中年男人只能咬咬牙,做出毫不心虚的声音。“哈哈哈!就是这样!除掉了超人,下一个就是…就是你!你们将是我王座之前的…垫脚石!”
“一群混蛋!”布鲁斯眼里冒着火,飞快的冲向企鹅人,挥起拳头…

镜头转向倒地的超人,冰冷夜晚中弥漫的雾气逐渐在他纤长的睫毛上凝结成水滴…
————————————————————————————

克拉克迷迷糊糊睁开沉重的眼皮,雪白的天花板明亮得让眼睛刺痛,他努力眨眨眼才适应这个新环境。温暖,舒适,没有倒塌的大厦,也没有漆黑的蝙蝠。

“这是哪儿?”他迷茫的转了转眼睛,希望还是人间世界。
“克拉克,你醒了!”先是听到熟悉的声音,接着露易丝的脸就出现在眼前。克拉克晃了晃脑袋,让自己再清醒些。他试着活动手指,确认自己还有身体的支配权后按着床沿撑起身子。露易丝体贴的将他扶起来,并在身后垫好靠枕。
“这儿是医院,感觉怎么样?”女孩儿握着他的手贴在脸边。
“我很好,但是…我为什么在这里?”
“你在追踪超人新闻的时候被袭击了,不记得了吗?”露易丝耐心的帮他回忆。
“我…是吗?”
“韦恩先生看见了你倒在路边,他把你救回来的。你能不能别这么拼命的追新闻,大家都担心坏了。”
韦恩,这个名字再次出现了。他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他到底在盘算什么?还有另一位哥谭市公民又怎么样了?
“那罪犯…还有蝙蝠侠都…?”
“嘿!我们的睡美人醒了!露易丝公主给他一个亲吻了吗?”说来就来,布鲁斯捧着一大束鲜花闯进了安静的医务室。露易丝寒暄着起身接过捧花,放在花瓶中并表示感谢。
“你已经守了一天一夜,甜心,是时候休息一下打扮打扮。我保证你回来的时候他会和原来一样完好如初。”布里斯用愉悦的音调哄骗露易丝和他交接,而后者疲惫的样子也让克拉克觉得这是个稳妥的主意。在两人的执意下,露易丝收拾好了东西,保证自己很快会再回来,又给了克拉克一个亲吻才离开房间。

送走了露易丝,克拉克才开口向他的“救命恩人”提出自己的疑惑。
“你救了我?”
“我想是的?你要报答我吗?”
“你这人…难道不应该说不需要报答吗?”
“我又不是无私奉献的英雄,我是个商人,投资要有回报。”布鲁斯在病床旁的椅子上坐下,随手拿起露易丝削好的苹果咬了一口,“那你要怎么报答我呢?”
克拉克摊开手,向来人展示自己的可怜兮兮的病号服。“我没有什么能给你的。”
似乎是在思考着要什么,布鲁斯对着克拉克还略有些发白的脸色端倪了一会儿,突然伸手抓住他的衣领,拉扯开胸前的衬衣。

胸口的淤青只残留了一小块。

“嘿!我可不会以身相许!”克拉克赶紧把衣服拉了回来,甚至把被子也提到了胸口。
“相信我,如果我想要你的话早就做了。”布鲁斯收回手,放松下就要皱起的眉头,给惊吓的病号倒了杯水,“我要你离蝙蝠侠远点儿。”
预料之中的反应,克拉克歪着脑袋就像没听懂似的:“从第一次见面你就表现出对他极大的排斥,他对你做过什么?”
“玩弄我的感情然后把我甩了。”布鲁斯淡淡地说。
“吼吼,我可不会再上当了,你总是这样开玩笑…你…没开玩笑?”克拉克有些动摇,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布鲁斯·韦恩露出认真的表情。
“听着,这将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他很危险。你一定要离他远远的,不然麻烦都会找上你。”
“好吧…但我是钢铁之躯,所以,看起来我没什么好怕的。”他看着因为发愁而小声叹气的人,自己却笑起来,“你这么担心我吗?”
“什——?”布鲁斯转了个白眼,“别自作多情了小记者,我只是不想让刚救回来的人又再进一次医院。你,一位晒太阳可以自愈的外星人,浪费医疗资源。”他用手指点着克拉克的胸膛,力度却轻如羽毛拂过。
“谢谢,我下次会小心点儿。”克拉克想握住那只作乱的手,对方却先一步撤了回去,他只好转了转手腕,“但我不会远离蝙蝠侠的。所以换个要求吧?以身相许当然是不行。”
“你为什么一定要和那个古怪的家伙混在一起?”
“大概因为我也是个古怪的家伙。”他看向窗外,想着昨天和蝙蝠侠一同战斗的场景。他很确定那是位厉害的英雄。“他是我这么久以来见到的第一位超人以外的超级英雄,而且他没你说的那么危险。只是像猫一样对于陌生人有些防卫机制。”阳光映射进来,在克拉克棱角分明的的侧脸映出温柔的光,让他看起来真的像一位天使,“说到对付猫,我倒是有很多经验。你知道我成为超人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帮助市民把猫从树上抱下来吗?”
克拉克笑得那么真诚,没有一丝戒备,没有一点怀疑。这差点让布鲁斯忘记他身处何处,仿佛他们真的是亲密的朋友。他及时制止了自己的想法。
“你就是个傻子…等到危险的时候,别说我没提醒过你。”
“你要走了吗?”
“跟傻子待多了也会变傻,所以我要远离你这个病原体。”
“没用的,你已经被传染了。如果你再来我会考虑给你解药。”
“我还会再来的,毕竟你欠我一条命。”
“没问题,等你想好了随时告诉我。”
克拉克对着门口挥挥手。这位富家公子远比他想的要可爱得多。

tbc。




评论(1)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