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

同人文儿合理请看置顶!超蝙,盾冬,贾尼,绿红,EC,贱虫,kontim,jaydick都有吃!
脑洞太多,能力太差!写着开心就好,我控几不住我记几呀!(╯°Д°)╯
写得不好还请包涵(._.)

如何拒绝一名仿生人8(加/盖文x雷夫)

7654321

耶利哥解放了,全世界都很开心,除了我们的加文警官。

加文:仿生人真是……!

ooc,脑洞自high用


疏远雷夫已经有3天。


加文这一举动不是出于厌恶,反而是为了保护。对方如此依靠自己,但他却依仗这份过度的感情对仿生人做出出格的行动。雷夫并未表示不满,但这并不是纵容自己的借口,疏远对两个人都更安全些。虽然雷夫有些疑惑不解,但仿生人并没对他的人类提出异议。康纳说过,人类是集体动物,但需要自己的空间。但今天,加文不能再从自己的仿生人面前若无其事的走过去——第二次检查的通知送来了。

他捏着那张信纸许久,沉默地扫视每一个字,读了一遍,又一遍,却似乎看不懂上面的语言。不同于第一次的通知,一张纸上没有列举任何上次审查的不达标问题,没有注意事项,只是简短的日期、时间、原因。就像是耶利哥通知带走雷夫的判决书。

“欢迎回来。”
“嗯。”
雷夫给冷淡的人类让路,三天以来他已经适应了这种回应。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对于失意的加文,他认为自己只要陪伴就好。可是,加文似乎并不需要自己,或者说,他本来就不需要自己,仿生人只是他生活中不得不接触的麻烦,如果这样,他就要为自己以后作出安排。
“资格认证那队人后天要回来检查,你…”
“雷夫已经收拾好了,加文不用担心。”
“你决定要走了?”加文有些惊讶。他本以为放仿生人要赖在他这里一辈子,他的一辈子。
“加文如果不需要雷夫,雷夫离开会让加文轻松些。”
“我什么时候这么说过?我可是弄了个花园在家里,谁来照顾那些玩意儿?”疑惑的警官看向雷夫,却发现对方也不解地看着自己。
“那雷夫应该…?”
“我有时候真觉得你没有自主意识。”
“我只是想让加文过得开心,加文很重要。”
“什么时候你才能意识到,你也很重要。”他对仿生人不争气的样子感到生气,他怎么就不知道为自己争取些什么?也许就是这样他才会在觉醒后也收到欺凌。而这种想法让警官更加愤怒。“以前到底是哪家混蛋不想要你?”
“雷夫…记不清了。”
“这句是感叹,不是疑问…”只一句话就噎住了加文的怒火,他叹气着抹了把脸。他不能抛弃这个仿生人,没有人应该被这样对待,尤其是雷夫。对,尤其是他。雷夫已经不同于日常工作需要接触的陌生仿生人们,在经历着这么久的相处之后,他已经和这个铁皮罐头产生了某种联系。而一旦你和某人有了关联,这中情感就变得难以割舍起来。

“雷夫…重要吗?”
加文还存有侥幸,含糊地想糊弄过去,但仿生人怎么会错过任何一个语句。雷夫急速旋转的指示灯说明:他需要一个确切的答案。
“好吧。你重要,行吧。如果这就是你想听的。你对我很重要。”他鼓起勇气承认这点,没什么好羞耻的,不过就是跟自己最讨厌的仿生人成为朋友,人总是会变的不是吗?
“但是,加文都不愿意和雷夫说话,上次也推开雷夫,而且…”
“啊,够了…!”但是他的仿生人就是喜欢刨根问底。加文头疼地试图作出解释,只是这个问题他对自己都没有答案。“听着,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吗?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做!老天,就那么发生了,我发誓以前都没那么想过,但最该死的是我还感觉很好!我…雷夫?!你还好吗?我不是在责怪你,你先坐下。”

运行仿佛超出了机械负荷,黄色的光芒在接受不了这段信息的同时成为警告的红色。仿生人也愣在原地,一言不发,失去了之前生动的面部表情和动作,能量全部用来解决内部机械问题。
“我的天,你怎么这么烫?!”加文拉着雷夫坐在沙发坐下,最终还是决定他躺下休息,但人类的休息方式对仿生人的“病情”没有任何作用。越着急情况就越糟糕,说起来康纳寄给他的东西里好像有一本仿生人使用手册,但自己怎么一次都没想起来要看?惊慌失措之下,加文只好用毛巾包好了冰块,堆在仿生人身边一圈,他把发烧用的冰袋小心地放在雷夫额头,又用沾了凉水的毛巾贴在“病人”通红的脸蛋轻轻擦拭。
他不是人类,还不如是人类,那样的话加文好歹还知道他吃药就能好!可现在他对这铁壳子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他根本帮不上忙!
焦急地等了一会儿,仿生人的状态并没有因为外部降温改善。当然,要是真这么容易就没有高科技技工了。加文认命地准备打电话给康纳,虽然这是他最不想要的方式,但情况危及时却是最佳的选择。

突然,温暖的手拉住了他的手腕。
“胸口…很烫。”
“胸口?!怎么回事,是核心坏了吗?你觉得痛吗?不对你会觉得痛吗?不,你等我…”
他一边说着一边利落地解开雷夫的衬衣,手心摸着如同发烧病人一样滚烫的身体,“你需要什么?水吗?还是蓝血?”
可雷夫似乎已经失去清醒意识,他的声音很轻,处理器正在和他的主观意识作战,试图关闭其他功能好专注于解决内部问题。加文不得不贴到他身边,好听清梦话一般的呓语。
“加文的手,很凉,很舒服。”
艹,他知道这是因为他的手在为仿生人的胸口降温,可是他无法忽视手心里柔软的带有些肌肉的胸口。加文想收回手断绝罪恶的念头,但雷夫紧紧抓着他的手腕,贴在灼烧一般过热的胸口上,让他无法抽身。如果只是这样,加文能坚持得住,他虽然单身,但也不是欲求不满的那类人。可对于正直自己的这个认知,就在雷夫搂上他脖子的时候完全崩塌了。

他只是想要更多冰凉的东西,我应该把他抱到浴池里再放入更多冰块。加文的头脑清晰地思考着,但他的身体却做出了完全相反的举动。当然,如果比起冰水浴,雷夫更需要的是他的拥抱,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给予他一个拥抱。但这不只是个拥抱。

发烫的仿生人努力的向低温源贴近,那股从核心散发出的热度无论计算多少次都无法平息,雷夫只知道只要贴近加文,只要贴近他的人类,这一切都会变得好受很多。温柔的警官就这样顺从地被他抱紧,帮助自己的仿生人恢复正常,仅此而已,只是心里那个奇怪的念头没那么轻易放过他。加文的侧腰接触到融了一半的冰块,不禁抖一下,但他身体的大部分还是压在雷夫发热的身体上。仿生人扯开了衣物,几乎是“下意识”地搂着他寻求安稳,眼睛半眯着反复叫着警官的的名字,诉说自己的痛苦。加文甚至不确定雷夫还能看清自己,但他确定这具人造的身体内部只会比他肌肤接触到的更加火热。仿生人红扑扑的脸颊贴在自己的颈间轻蹭,仿佛一只撒娇的猫咪。加文揉着他的头发,轻声安慰,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到什么。柔软的嘴唇接触到他脸颊的时候加文整个人僵硬了一秒。雷夫不是有意如此,他明白,可那时候双唇相贴的记忆又回来了。他该喂给他冰块,或者冰镇蓝血,但是相反的,加文侧过头,从自己的嘴唇最为替代。反正他也没办法从仿生人怀里离开,不是吗?

几乎在唇瓣接触的同一时间,雷夫额角的颜色变回了旋转的黄圈,紧接着是探入加文口中的柔软的舌头。加文甚至没来得及回神,那灵活的软舌就已经纠缠上他的舌尖。味道微甜的人造津液和高温是加文脑中唯一能想到的事情,他回应着仿生人的所求,直到自己也停不下来。亲吻开始变得甜腻,然后是唇边的轻啄,最终,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仿生人稳定下来,进入短暂休眠,加文也安心的和他一同浅眠。

“加文…”
“早上好…几点了?”仍旧迷糊着的警官动也没动,他甚至不用睁开眼睛,眼前根本没有任何光感,现在仍是半夜。
“凌晨两点。”
“……那再让我睡一会儿。”他试图换个姿势,手下正准备用力撑起自己,却揉上了细滑的皮肤。

现在他清醒了。

加文忍住了即将冲出喉咙的惊声尖叫,身体却像是弹簧一样立刻坐直。他的仿生人看起来没问题了,有问题的是带有水印的沙发和…做出那种事情的自己。

那只是情急之下的唯一办法!哦…这是在骗谁呢?他知道自己为什么亲吻雷夫,因为他想这么做,他主观的想这么做。跟什么狗屁过热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即使现在他的脑中也满是仿生人身体的触感。

当他意识到自己现在有多危险,加文迅速与他的仿生人拉开距离。
两米应该够了,嗯,也许三米安全些,不我最好还是去厨房…

“雷夫会清理好。”哦,仿生人以为自己是在为这个老旧的沙发发愁吗?这很好,也许他根本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他的记忆功能大概在那个时候也算在占用能量的系统而被暂时关闭…
“刚才…”仿生人也坐起来,系好被敞开的衬衫,“雷夫做了什么奇怪的事吗?”
“不、没有!嗯,没有。你就是过热,我帮你…呃,降温,用冰块。冰块。很好用,很有效。”
“过热…雷夫是个麻烦…”这很好理解,自己把这个家弄得一团糟,还总是出现无法修复的问题。雷夫知道加文的态度,他一定已经厌恶自己,后悔留下仿生人的举动。
“什么?当然不是。”
“可是加文离得那么远…”
“这、我饿了,我想吃点东西。所以,我在厨房准备做点吃的。”
“雷夫来吧。”也许,如加文所说,这一切都是自己想错了。毕竟他的情感处理器有问题。雷夫无意识的安慰自己,为他的人类做了简单的三明治当夜宵。

而加文已经无暇享受美味,他不知道是自己的精神状态更值得关注,还是雷夫的过热问题更岌岌可危。

检查的日子近了,需要解决的问题却更多了…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