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

同人文儿合理请看置顶!超蝙,盾冬,贾尼,绿红,EC,贱虫,kontim,jaydick都有吃!
脑洞太多,能力太差!写着开心就好,我控几不住我记几呀!(╯°Д°)╯
写得不好还请包涵(._.)

幻想朋友 An Imaginary Friend(9)

超蝙,ooc,青梅竹马,年龄操作只差两岁,但我是想着亨本写的我不管。

借用bvs电影战斗背景。


九、


一周,两周,三周…克拉克的日子就像从前一样,上班、下班,还有每天不定时的英雄任务。

布鲁斯在他重伤后把一切安排的很好。一个月的人间蒸发也没有引起同事们的怀疑,他们只是认为他被指派为布鲁斯韦恩私人度假做跟踪报道或者是什么危险的战场出差任务。甚至连露易丝也没有对他突然不见有异常的态度,吉米倒是试图挖出点儿激动人心的消息,但他最后自己又念叨着“机密,机密,好的我知道。”然后一脸理解的样子喝着咖啡离开。


宁静,祥和。又一个大都会的日夜。就好像之前的大战和养伤根本没发生过。


但那的确发生过。

如果你注意看,就会看见街道上还有毁灭日造成的残留伤害未被重建。如果你仔细听,就会知道那些逝去的生命真的没有回来。

一切如旧,而一切又都改变着。就像克拉克不再平静的心一样。


他尽量不去琢磨那天谈话的背后深意,也努力忍住窥探布鲁斯的隐私的欲望。实际上,只要他想,不论他在哪儿他都能看得见那位黑漆漆的好友在做什么。但他没有。因为他能忍住不看,但如果看了就会忍不住想去找他。克拉克是个记者,他比别人更分辨得出语气和态度的不同。这次可不像以前只用“滚出我的哥谭”一句话就能解决。这次似乎已经无法挽回了。


他坐在星球日报顶楼,沉默的望着夕阳渐渐落下。


——————————————————————————————


“所以你叫他走了” 黛安娜又一次在布鲁斯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闯进了他的秘密基地。

“你知道我的防护装置可是花了大价钱的。所以,能不能稍微爱护它一点儿?”而对方头也没抬,就像没听见那个问题似的自说自话。

“回答我的问题,布鲁斯。”黛安娜坚持着。

“他的情况已经稳定,我当然要让他走。还是你觉得我领养的孩子不够多,应该多加一个大都会的记者吗?”

“别用你耍滑头那套对我。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问。”

布鲁斯还是停下了工作,不情愿的站起身来。亚马逊的战士对问题刨根问底的态度也比一般人坚决。“什么时候我的管家才会记得他是在为我工作。”

“阿尔弗雷德就是因为关心你才会告诉我。”黛安娜见他终于愿意正面交谈,态度温柔起来。“你不该那么对他。”

“那么对他?那他对我呢?”他激动的差点抬起手来。“你不知道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你也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别自以为是,女士。”

“就好像你多聪明似的,大男孩。那你又知道卡尔多少?”

“至少足够让我看清他。”布鲁斯断言,音量却别扭着降低。

“布鲁斯…!”黛安娜急着打断这句话,但已经太晚,于是她只能又一次叹气摇摇头。这两个人都已经不小了,却总还是因为一些并不重大的事情吵得不可开交。“你得和他谈谈。”

“可我不想谈谈。”布鲁斯永远都能把握住自己的情绪,“为什么是我开口?又不是我赶他出去,他同意了,对么?”

“那你现在是根本不想和卡尔缓和关系了?”黛安娜手按在腰上,对于毫无道理的布鲁斯的倔强她还真的没有半点儿办法。

“我们的关系没有问题。只是相互认识的同事而已。”

“但你拒绝和他通话。”

“说得好像他找过我似的。”

“你屏蔽了他的号码。”

“……需要的时候我会呼叫他。”

“那玛莎你也不联系了?”

“玛莎…玛莎不一样。她是和蔼的长辈。”

“你对卡尔生气了。”

“我没有。”

“你气他那时候没来找你?”黛安娜感觉自己就像是给幼儿园小朋友辅导的心理医生,正面对着班上最嘴硬的孩子。“那是多久之前的事了,布鲁斯,你得给他一个机会解释。”

“哦吼,解释,说得真好。他解释以后我就该把二十多年来的事情都放下吗?如果史蒂夫跟你解释,你就原谅他好几十年没陪在你身边?”

那个敏感的名字突然出现,黛安娜全身的血液猛得凝固一秒。而当热血重回温暖的瞬间,她发现自己已经拉起来布鲁斯的衣领,把那块布料揉成一团紧紧攥在手心。

“你,不许,提他!”

布鲁斯抿着嘴,高大的人快要被拎到空中只得脚尖碰地。但他没有反抗,只是眯着眼睛,睫毛轻颤,似乎是等待着为刚才的出言不逊受罚。而这只让黛安娜觉得更加愤怒。他不仅对于别人不尊重,对于自己本人更是极其不尊重,甚至是不关心。她把布鲁斯扔开摔进软椅之中,声音里有一点点还未缓解的颤抖。

“你想惹怒我,你做到了。我不会再管你们两个的事。等真正需要的时候我会来找你。”

高跟鞋的声音踏得地面咚咚作响,在空旷的蝙蝠洞更是将这声音放大。她快走到门口,又转回头看一眼在椅子上喘着粗气的布鲁斯。

“同事。”


哦,完美。短时间之内惹怒所有亲近的人,布鲁斯自己都快要觉得这是一种天赋。他的确不应该那样类比,可激动时口不择言已经是根深蒂固的老毛病,找个时间道歉……他会去的,大概。


吵架过后的精神逐渐放松,疲惫感又涌入脑中。

他没有休息,即便在克拉克走后,布鲁斯还是密切的关注着这位氪星救世主的一举一动。他甚至知道他今天都和谁说话,吃什么晚餐,看哪部电视剧。“这是为了跟踪调查,以防之前的创伤有未发现的病症。”他这么告诉自己。此外,还有其他超能力人员的事。布鲁斯日夜不停的跟进那些“同类”的消息,那是他从卢瑟那里得到的额外的“小奖励”。所以,他过得并不好,至少没比克拉克好到哪儿去,而他甚至还没有外星人那样可以不眠不休的能力。


布鲁斯再次拿起那块手表,眼神楞楞地反复看着。他的注意力并不再表上,只是让自己的思绪稍微放空一会儿,就一会儿,他想要远离这些事情,想要不用管自己刚才说出的混账话,不去想招募新成员的方案,不去关注克拉克到底做了什么……


2:37,时间从此停止在那个下午,他们的友谊也就此终结。也就是这个时间之后的几小时,布鲁斯明白了世界上不存在天使和救世主,唯一的依靠只有自己。他曾无数次尝试修复这块表,但代价太大。当你放弃希望,重新拾起来就会需要比之前更大的勇气,没人能再一次承受同样的打击。尤其是布鲁斯,他那时极其需要这份友谊,而绝望一次已经将他推回黑暗的魔爪。第二次?他承受不来这个,现在的他依旧承受不来,更别说那时他还是个孩子。


布鲁斯对着表苦笑一下,碎裂的表面模糊的映出他浅浅的影子。这可真不是什么好表情,他心想。


卡尔的归来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大的欢乐感,这不是说完全没有,但那种时刻,更多的是对于再一次失去的恐惧。所以他不能,他本能地拒绝着这种情感上的绑定。他付出过,失败了,所以不付出就不会失败,显而易见,简单易懂。他用对方没来找自己的借口筑起屏障,这是对自己也是对克拉克最好的保护,大家互相不要有期待,不要有牵连,也就不会有伤心和疼痛。他经历了太多,已经足够了。


“我真不该跑出学校。”他拿着小螺丝刀将手表背后拧开。

一切都结束了,这段友谊,布鲁斯擅自替克拉克也做出决定。他打算履行完自己最后的承诺,就此让两个人的关系变得界限更明确。

表芯中除了应有的零件,克拉克用他拙劣的技术塞进去的小发音拨片也在其中。显然,那可怜的小金属片已经在冲击中被摔歪了位置,和他原本应触发的机关按钮脱离开来。

“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这东西怎么会有用。”布鲁斯用放大镜观察着,将摔进去的细碎的废土颗粒用镊子一点点捡出来。那几个颗粒好像成为了开关和拨片间连接的枢纽,这才造成了克拉克那天听到的声音。

他聚精会神的清理表中的残渣,然后又卸下表面的碎玻璃,重新罩上一块完整的。这都不是太难的工序,所以他活跃的大脑又忍不住回想以前的事情。该死的校园霸凌,幸好那之后自己开始训练并报了仇,而不是呆呆的等待不会回来的“朋友”。三天后,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他就用阿尔弗雷德教给自己的几招让那些孩子怕得说不出话来。


“他可能是唯一一个比我还会说话的人了。”想起来克拉克说的“我在这里”和“我会到你身边”等等等等,布鲁斯第一次觉得他根本不是纯真善良的堪萨斯小男孩儿。这样的说辞更多的时候是男孩们儿开空头支票或者吹牛皮才会用的句式。可克拉克的几句解释还是挥之不去,布鲁斯推开自己想要去相信的念头,让那几句话在他脑海中空荡盘旋。


我明明按了那么多次,那么多天,那么久。还超级听力,他就是个聋子。


他撇着嘴更换上新的电池,将那可怜的拨片推回到应在的位置。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呢?这线路粘得这么糟糕,稍微剧烈的震动就可能......剧烈的......2:37......他们把表.....哦,不,这太蠢了。这一切都太蠢了,这是什么狗血的...... 去他的。


布鲁斯手下继续实验着表的性能,多年的机械制造经验让他很快就完成了这项任务。就在他满脑子咒骂的时候,阿尔弗雷德的声音从通讯中传过来。


“什么事?”

“少爷,肯特先生来了。”

“什么?不见。”

“他已经去找您了,我会为你们准备饮品和甜点。”

“你没听见我说’不见’吗?”


“布鲁斯……”

然而闹剧的主角已经拉着他飘逸的披风出现在自己面前。阳光的热度对于阴冷的蝙蝠洞来说太过温暖,布鲁斯眨了眨眼让自己从手表的精细操作中缓解到正常视野。


“你找我?”

“是你找我。”克拉克歪歪头,就像他才是该困惑的那一个。

“我没有。”布鲁斯花了很大力气才憋住对克拉克微笑的调侃,顺着对方手指的方向,他看见自己正在对拨片的震动频率做测试。

“这只是个测试。”

“但我不知道,我听见了,所以立刻就赶过来。就像我承诺的那样。”

“你现在别再跟我说什么承诺了。”

“你知道我需要你,别再推开我。”

“天啊克拉克,你这几天是肥皂剧看多了?你听听自己说的都是什么?”突如其来的、就像是表白一样的话语把布鲁斯本来就混乱的思绪搅成一团乱麻。他惊讶的看向克拉克,而对方正在为一句话就让他面对自己得意。

“可能?不用给韦恩家打工的时候,我总要给自己的空闲时间做点儿新安排。”

“我希望你的新安排不包括到哥谭一日游。”布鲁斯几下将手表的后盖安好,把表丢到不远处的人手中,对方也一把接住。“既然你来了,把它拿走,我们两清了。”


克拉克看了一会儿完好如初的那块表,撇着嘴点点头。“好吧,如果你希望的话。”他抬起头,用认真的眼神盯着布鲁斯,视线炽热的让布鲁斯不禁颤抖一下。

“那我走之前,有个东西给你。”

“你还要玩儿这套?”

“哦别这么绝情,同事,又不会是什么过于贵重的东西。”

布鲁斯闭上眼睛,这样克拉克就不会看见他的白眼,然后他向着对方伸出手。“快点儿,我还有很多事要做。”

另一双温度略高的手握住他的,将已经被捂得温暖的手表轻轻搭在他的手腕。

“这是我最重要的东西之一……”

“什么?!你不能……!”

“嘘……听我说完,布鲁斯。”克拉克动作轻柔缓慢的用表带圈住他的手腕,“这是爸给我的第一块表,我一直都不自己带,因为我总是摔来摔去,你知道,超能力练习什么的。” 太短的打孔并不能顺利的将这块表带上,克拉克调整热视线,在皮质那端的末梢烧出来一个小孔。“于是我决定,让这块表发挥更大的作用,比如代替我陪在我最好的朋友身边,比如作为一个秘密信号发射器好让我能找到他。”他把铁质那边扣住,将将能带在布鲁斯的手上。“可那也没成功,大概是因为我三流的机械技能,我太相信自己了。”克拉克拉着他的手,稍微调整。“这一次,我希望它能成功,毕竟这可是机械大师亲自修好的。你会留着它的,对吗?”

布鲁斯深吸一口气,这回轮到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而表已经戴好,对方还拉着他的手用真诚的眼神“请求”着。他只好点点头,想尽快脱离这样尴尬的处境。


得到回应的克拉克笑得更开朗,他适时的放开布鲁斯,退后回到蝙蝠侠通常与人保持的安全距离。

“那我先上去了,阿尔弗雷德叫我帮他修剪花园。看来今天我不会受到肥皂剧的荼毒。”


“嗯、嗯。”布鲁斯只是轻轻的点头,用余光瞄着克拉克的位置。


“回头见,布鲁斯。”



表带紧裹着他的手腕,而布鲁斯却没有急着摘下。他收拾着工作台,目光一次次扫过那个和自己完全不搭调的儿童手表。


“真是……没品位。”他说,声音中透着愉快。


tbc。

评论(7)

热度(79)